疯情书库

第1章 我的侍卫

2022-09-30 作者:伊人睽睽

宜安公主盯着陈昭,笑容冷到了眼底。

紫衣公子面容温雅,笑容明秀,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面的少女。

十五岁的少女着淡紫色衣裙,雪肤乌发,额饰黑玉额环。秀眉下,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弧线漂亮,黑白分明,承载着一千一万个星辰。

这时,南明世子陈昭并不知道对面的公主曾在前世和他是一对夫妻,被他所杀,而今已经重生。

他只知道宜安公主从邺京到建州来,是为了婚事。而他们南明王府,正是公主最重要的选择目标。

这时陈昭正跟公主解释,“在下家中已有青梅表妹,公主琼林玉树,却……望公主成全。”

宜安公主看着他,便想到自己的前世——那段和南明世子互相折磨了五年的夫妻生活。

最后她死了,他也死了。

也不知道到底谁算赢家。

现在,她已经重生了十五年。今年缠了父王来康州挑驸马,她早知道会遇上陈昭。却不想这样容易——她在楼上听了评书,下楼时便被他拦住了。

公主漫不经心笑,“陈公子有心仪之人啊……”

“是。”看公主似听进了心里,陈昭松口气。

却见小公主面上笑意更凉了,“那关我什么事啊?”

“你!”陈昭养尊处优多年,若不出康州,他便是康州威风凛凛的南明世子,何时受过这种气?

对面公主似被他猛抬起的神情震住,一张本就雪白的小脸霎时变得更白,捧着胸口连连后退,然后就开始剧烈咳嗽。

咳嗽得太厉害,她的脸染上红晕,被一群丫鬟“公主公主”地唤着,而她仍然咳得好像要把肺吐出来一样。

不知是围着公主的哪个丫鬟一声尖叫“公主吐血了”,然后众人更加惊慌地簇拥着公主。

陈昭已经完全傻眼了——他有说什么吗?!他有做什么吗?!

好不容易止了咳,公主哭着道,“我不过说了两句,你竟敢这样凶我?”

“我……”陈昭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下人的存在,就是为主子做一切主子不方便做的事。一个大丫鬟对陈昭喝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公主!来人!”

立刻有数十带刀侍卫围向陈世子,陈世子趔趄退一步。他是南明世子,天高皇帝远,在康州,除了南明王,他就是老大。公主有侍卫,他也有。

立时,两边侍卫打斗到了一起。

宜安公主站在大丫鬟木兰身后,睁着一双乌黑俏灵的大眼睛,带着嘲讽得意的笑扫一眼被吓傻的陈世子,目光就落在了打斗的侍卫中,开始寻找。

她看到了一个靛衣青年。

长发在日光下飞扬,冷峻的面容,剑眉星目,让他有一种凌厉的美。他和众人厮打在一起,身形快得像一团鬼魅的黑雾,连着好几个公主的侍卫都栽到了他手中。

公主的目光沾在了他身上。

她的心跳加速,眼前晃过许多前尘往事。寒夜掌灯,雪日读书,红帐掀翻,血色弥漫,形销骨立……

秦景!秦景!

公主觉得自己胸口又开始疼了,却不是往日病痛折磨的疼,而是那种被刀割一样的钝涩,眼睛里的水雾也开始凝聚。

她叫道,“住手!都不要打了!”

公主之命,谁敢不听?

两边人马同时停了下来,先是公主的侍卫队齐齐下跪,南明王府在陈世子的带领下,也哗啦啦跪下。茶楼的百姓们早已被驱开,此时正站得远远的,好奇地看着这边。

陈昭回过神,就是懊恼,他的人怎能向公主挥刀相向?虽这位公主并不是皇帝的生女,却是真正有封号的。得罪了她,那还有活路吗?

宜安公主几步走下楼梯,快步到跪在地上的靛衣青年面前。她瓜子般的小脸上扬,乌黑的眼瞳瞪得极大,几分天真,几分残忍,“你是动手最多的那个吧?陈世子,我要把这人带走,你看呢?”

“听公主吩咐。”陈昭看一眼,虽那是自己最得力的影卫,但面对公主,他只能如此。

公主露出笑,玫瑰花般娇艳,盛开在她那过分苍白的面容上,日光倾泻下,让陈昭抬起的双目一怔。

直到公主带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开,陈世子才默默起身,想着:公主那样的脸色身段,似有不足之症?

☆☆☆

公主不住在康州,只是到这里相看驸马。她在这里没有府宅,只临时借住在太守白府别院。

秦景便是被领到这座别院的。

他知道,当时为了维护自己的主子陈世子,自己打了公主的脸面,公主一定会狠狠罚他。他自小被训练成影卫,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即使落到公主手中,即使那些人唬他公主凶残,他并不很在意。

但一连三日,除了第一天他被脱去外衣打了三十鞭,公主并没有再罚他的意思。秦景是个没有好奇心的人,公主把他忘了,他也不会主动往前凑。他没有地方睡,就默默窝在马厩里熬夜,闲时拿着一块木头雕东西。

第三日,秦景在帮着马夫刷马,一个绿衣丫鬟在几个侍卫簇拥下走来,看到他怡然自得的闲适样,面上有几分古怪。

秦景站起看着他们走向他。

木兰看着他的目光很稀奇,既是惊讶于这个侍卫居然长得挺俊,又是奇怪他态度竟如此淡然不见惊慌。她扯扯嘴角,“公主要见你,跟我来吧。”

秦景起身跟上,一路上沉默不语,脸上神情很平静,也没有像别人那样向她打听公主。他这个人看起来很冷漠,什么都不关心一样。木兰看着秦景的目光微闪,更好奇了。

秦景是隔着一道窗向公主请罪的。

他听到少女慵懒清亮的声音,“抬头,让我看到脸。”

他抬头,眼皮只轻轻一扬,扫到了少女的面容,又很快垂下了眼皮。但即使只看了一眼,他仍记住了公主的样貌。

春日杏花落,洒在坐在窗前的少女发上、肩上。少女长如云缎的乌发并未梳起,散披下来,黑玉额饰压发,一张俏生生的小脸好白,其上乌黑的眼睛,也比几天前显得更大。

她像是又病了一场。

“你,”她说了一个字,就开始捂着帕子咳,好一会儿才有力气把话说完,“你冒犯了我,我现在罚你……在太阳下抄书!”

秦景沉默。

“怎么,你不愿意?”公主的声音特别娇俏,还带着一股傲气。

“回公主,属下不识字。”他回话的声音都比旁人清冷一分,恐怕公主在他眼中,也不比别人高贵。

“哼,”宜安公主冷笑,“我就罚你抄书!你不仅要在太阳下给我抄,晚上还要把白天抄的书背给我听!你做不到,我就罚陈昭,罚南明王府!”

“……属下遵命。”秦景答,他的神情依然没有太多变化。

公主特意搬了木桌到日光最烈的地方,惹来好多下人围观。他的坐姿倒是端正挺直,这是习武人的本能,手上提笔,他明明是不识字不会写字的,周围人各种笑声都落在他耳中,他却像没听到一般。

他面色不动,往一边翻着的书页上看,一个个字本来就不认识,现在还得顶着太阳光的刺眼。只看了一会儿,他就头晕眼花,背上出汗。

“噗。”他听到公主娇笑,就在头顶。身子一僵,猛抬头,就看到公主站在他身边,笑盈盈地俯身看他写字,又大又黑的眼里满是笑意。

没想到自己竟然紧张得没听到公主脚步声,他一怔,又见自己那鬼画符一般的字落在公主眼底,原本冷漠的面容,竟也染了一抹薄红。

他以为宜安公主会笑话他,公主却笑道,“写的不错,继续吧。”

他看公主纤瘦的身形被人簇拥着摇摇走了,低下头,看到雪白的纸张上,落下一根长发,柔软黑亮。他轻轻捡起头发,触手温香。

当晚,他等在院子里,心里一遍遍默背着白日写的东西。因为他不识字,背诵的东西都是趁着晚饭后向公主身边的大丫鬟木兰姑娘请教的。到底背的对不对,他心里也没底。可是秦景并不太紧张,对错不由他的事,他从不费心。

也不知道在外头罚站了多久,突然屋里传出少女的尖叫,“啊!好冷——我好冷——”

那尖叫声太凄厉,如同一根刺猛扎过来。

按说,以秦景对人对事冷漠的态度,他根本不会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少女那声音一入耳,在回过神前,他身体已经动作,飞快踏去,推门急入,他看到纤小的少女倒在地上,抱着双臂直发抖。

连犹豫也没有,他俯身蹲下,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在他的怀抱中,公主慢慢睁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神情恍惚迷离,抚上他的面容,“秦景……”

她仰头,亲吻上他的唇瓣。

抱着公主的青年身子僵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