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12章 飞扑侍卫2

2022-09-30 作者:伊人睽睽

木兰心跳声特别大,觉得整个屋子好像都能听到。她后颈很快出了一层汗,心乱如麻:公主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她给秦侍卫下药?是在警告她?是不同意她追慕秦侍卫?

她强作镇定,“公主要奴婢给秦侍卫下什么药?”

当然是出门必备的春,药啊!

为了这一日她准备了好久呢!

行走江湖,公主自备春,药,有独特的追男人办法!

不过公主当然不会跟木兰交心了,她下床去翻自己的一个梨木匣子,从中翻出一包药,“就是这个。”

木兰从她手中接过药,公主察觉到她手在颤抖,好像怕得不得了。

公主看她退下,又道,“把这药下给秦景,今晚给大家多喝酒,睡的时候离远一些。”

“……是。”木兰关上了门,一下子靠着门板,手脚都发软。

她比公主大三岁,身体健康经常出入市井,公主的好多话本都是她买的。她已经十八岁了,有什么是她不懂的呢?

她手遮住脸,一会儿,有水渍从指缝间流出:她的心意,还没开始,就要被公主强行结束了吗?

公主和秦侍卫……

木兰神色突地一变,不如刚才那样颓然了:那是公主,又不是普通女子。普通女子自然只一心跟着一个人就好,至于公主……这世间对女子的教条管束,放在公主身上,大多是不管用的。比如她就知道,邺京有位出嫁的明安公主,明面上的面首就有十个,驸马屁都不敢放。

木兰低下眼,秦侍卫那样的人,也要被公主这样对待吗?

她心有不忍,却又没办法。她能反抗公主吗?自家公主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会相信真爱的人。她敢留后手,就可能永远走不出这个小镇。

所以木兰只能忍着心痛,按照公主的命令布置下去。

当晚,一切布置妥当后,木兰敲开了公主房门,看到公主坐在妆镜前挽发。少女回眸,月白衣裙,秀发斜挽,眉目如画,整个人俏生生立在那里,皎若云间月。

木兰眼有惊艳之色,然后心中更为苦涩:公主平时总病着,大部分时候都懒得挽发。但是今晚,她稍微一打扮,珠玉明华,真真是把身边所有人都比成了瓦砾。

公主穿上披风,跟随提着灯的木兰。

一路行去,果然闻到浓郁的酒味,公主身子弱,有些恶心,好在不严重。木兰将公主带到一间房门前,“奴婢已经安排好了,秦侍卫就在里面,没有旁的人。”

公主目光微闪,看向她,“你也走吧。”

“是。”木兰低着头,不让自己眼中的失意难过被公主察觉,快步离开了这里。

公主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味就扑上来。她皱着鼻子,木兰这是灌了多少酒啊?其实木兰也很头疼:秦侍卫武功那么高,想下药多不容易;为了不被秦侍卫发现,她都快怕死了。

公主绕过地上的酒坛子,走向床前,果然看到青年侧睡,皱着眉,面色发红,似有些难受。

“秦景?”公主试着叫了他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她才松口气。

她目光虚虚向他身上一扫,扫到下身,明显看到被撑起的一团……她面皮滚烫,赶紧撇开眼。

青年面上汗湿,闭目蹙眉、呼吸急促,唇间发出极轻的吟哦,身子却绷得很紧,像在忍着什么一样,看得出他很痛苦。

公主却有些打退堂鼓了:不是她不想,是她身子弱,秦景要是正常情况下她能奢望他怜惜自己,可这不是被自己下了药嘛……自己这身子骨,要是被折腾出什么问题来,她得多亏啊。

要不,来个假的?

她眼睛盯上了秦景放在床边的腰刀:不然在自己手上割个小口,明早骗骗秦景好啦。

她伸手去摸他的刀,慢慢拿过来。却是手一碰上刀,纤白的手腕就被人猛地抓住,吓得她心跳差点停止。她看到刚才还昏迷的秦景睁开了眼,又冷又亮的目光看着她。

他眼底有血丝,面容红如三月桃花,可这种盯着她的目光,让公主有些害怕。

不、不是已经药倒了吗?为什么会醒来?

公主这时候是吓傻了:春,药,又不是蒙汗药,绝的是让人半醉半醒,要是真变成了一具死尸,有个什么趣儿?

很快,公主就发现自己白担忧了。

因为秦景好像并没有清醒。

他抓住她手腕,一动不动,眼睛却是又闭上了。公主等了半天,也没见他如何,当下便轻轻推他的手,想要离开。

心神飘忽中,秦景觉得周身又烫又热,自己好像被推到了火海中一样,反复煎熬。他正热得受不了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小溪,将他的燥热浇下去一些。他想追逐那道溪流,却觉得太小了,有些不够自己用,便有些想放过。但是那溪流一直潺潺地流,凉气清气习习,他热得受不了,大脑昏昏沉沉的,就想靠近它,更紧地靠近它。

公主正跟他的手抗争着,突然另一只手腕也被抓住,她愕然地看着他再次睁开眼。这一次,她运气不如上一次好,男子按住她两只手,一使巧力,她一声“啊”,人就被摔向了床板。

公主身娇体软易推倒,被推倒在床上,对方力气很大,她立刻觉得后背好痛,泪花就开始弥漫了。

“你这个混蛋——”她叫着,然后唇就被人堵住了,呜呜咽咽再说不出话。

公主两只手被按在枕上两侧,上身被压着,嘴唇被人堵住,才张嘴要骂,唇舌相抵,轰隆一声,全身都变得滚烫。

她的面颊粉红一片,睁眼看着他挺直的鼻尖近在咫尺,两人气息交融。唇舌被搅得好痛,淡淡的酒香喷在她脸上。好奇怪,刚才闻到外面的酒只觉得好恶心,现在他嘴里的酒气喷过来,她却只被撩得尾脊骨一阵发麻,呼吸也随着急促起来。

秦景闭着眼,只觉得那股小溪水大了些,让他更舒服了些,可是,还是不够,还是太少……他吻得愈发激荡,呼吸极重,有唾液从两人口中流下,发出银白的光。

公主心跳加速,其实还挺享受这个吻的,但是、但是——不要这么使劲啊混蛋!好疼啊!

公主险些背过气去,她呼吸困难,面颊酡红,头也晕晕的。她承受不住男人的胁迫,踢打他,想让他起来给自己喘口气。但是青年却误会她要离开,整个人都俯在了她身上,她乱踢的两条腿也被紧紧压住,对方紧贴着她。

似察觉到这样会舒服很多,青年微叹口气。

公主气得没闭过气去!

她这是被……了吗?

她的衣衫被飞快解开,解不开就直接撕了,急迫得不得了。她的肌肤吹弹可破,轻轻一碰都有痕迹,带茧的指腹从她脖颈一点点向下撩去,按下极重的淤青。

公主想跟他拼命!

想打他一巴掌!揍他一顿!

可是……她打不过他。

挣扎的后果就是被压倒得更快。

公主现在特别后悔:她想念那个清冷寡欲的秦景,现在这个压着她的人好可怕。

她疼得抽气,泪眼汪汪:不是不让你……,你温柔些……

她哭得梨花带雨,可是反而更激起男子的情绪。

公主又经历了一次“自作自受”。

当她身体被刺穿的那刹,发出的惨叫声,让神思浑浊的秦景都有一瞬间清醒。只是可惜,一瞬间后,他被更炽烈的情念缠住,更紧地抱住怀里白着脸的少女……

☆☆☆

天还昏着,秦景醒后,第一反应是去按腰刀,但是下一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低头,看到怀中搂着他腰的少女,乌黑若云的长发披展开,将两人赤,裸的半身盖住,却无法让眼前一切变成一场梦。

秦景身子僵住,小心翼翼地坐起,一手仍抱着怀里的少女,好不让她被惊起。他脑子乱哄哄的,拂开少女面颊上沾着的发丝,看到一张千娇百媚的小脸,蹙眉闭目,像一朵未开将开的玫瑰花。

他心底更沉了,再向下看去,少女身上青青紫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他将自己的指印贴上去,一模一样的大小。

脑子里立刻闪现“辣手摧花”。

后悔吗?愧疚吗?恨不得自尽吗?

可他在第一刻,根本没有这样的情绪。青年的指腹轻轻擦过少女的面颊,目色柔和,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

似因为自己起身的原因,怀中少女觉得冷,向他贴得更紧。他伸手拉过一旁的锦被,盖住她身上的痕迹,也移开自己的目光,不敢再看下去。

床上一滩血迹,让他无法逃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