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99章 番外—平王夫妇1

2022-09-30 作者:伊人睽睽

平王妃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

在从戎州回来,不,在回平州的路上,平王其实已经有感觉了。他的妻子,不再像以前一样关心在,在意他。她还是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不过没有心的照顾,更像是一场作秀。

平王在王妃的眼里,看到的是漫不经心,漠然寡凉。好像他是死是活,全都不被妻子放在心上。

这让平王很惊恐,这种改变,是他始料未及的。

她为什么这样?

因为程嫣吗?

但是程家已经完了啊,他也遵从平王妃的心意,不让程嫣踏入平王府大门啊。王妃还在不满什么?

他试图将平王妃的举动理解为生闷气,心想着过段时间就好了。过段时间了,平王妃对他还是不冷不热,该说话时说话,该做事时做事,她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在意他。

也许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平王比以前更在意这些亲人。他们家人口简单,就这么几个人,平王任何一个都不想失去。

也许是年纪渐大,平王总是想起以前在邺京时,在平州时,王妃是如何为他周旋。她怕他受皇帝责骂,怕他不被人理解,怕他被误会……他只用勇往直前一直向上,他的王妃,自会在背后帮他掩饰好一切痕迹,确保他的狐狸尾巴不露出来。

可这些,在她一心为他思量的时候,他统统没有注意到。当她不这么上心了,当她每每到他急得火烧屁股才不紧不慢地帮他收拾残局,平王才体会到以前的难得。

他以前总是对她的身世又爱又恨。爱极了她出身高贵,教养精良,没有什么能难倒她。恨极了她所出身的名门,处处限制皇权,让他做事束手束脚投鼠忌器。

帝王家和世家大族的拉锯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帝王想从世家手中收权,需要一点点试探,一点点思量。这是几代皇帝才能完成的事,平王从来没指望自己一人,就能把祖上努力了几十年的工作全部干完。

虽然心里明白,却又难免对王妃有些怨念。他看到她,就想起她爹她伯父她兄长,对皇家的压制……

他们刘家起兴的最初,靠的不就是世家大族的支持吗?想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那也得有资本。

平王就在积蓄资本的阶段。

他没有把政事带到后院,只是每回想起自己在算计平王妃的娘家人,心里就有个疙瘩。

想来平王妃也是知道的,她却从不提。

她不提,他也不说,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

但在戎州的时候,激化的局面被打开。不仅是他伤重得差点死,还有平王妃在他昏迷不醒时,大用世家的人,让世家的势力重新渗入他的权利层。

她有些故意的意思在里面。

后来,平王试探问过她。

她悠悠道,“那你再把人挑出去呗。”

她也并不在意这个,并不是要跟他作对。

平王放下了心。

他心想,也许她是借这件事来发泄对他欲纳程嫣的不满。

发泄完了,关上门,日子还是可以过的。

平王却从平王妃的态度转变中,发现了不是那么回事。她随他的便,他爱怎样就怎样,她不在乎了。

她不在乎他了!

这个答案,让平王很是心慌。

他与王妃数十年的夫妻,他从没想过要和王妃一刀两断。不管他在外面如何回来,只要一回到这个家门,王妃会为他接风洗尘,让他忘掉外面的烦恼。

她曾经时时为他考虑,现在却不了。

不再让膳房时刻准备热食,唯恐他回来饿着。她吩咐说现在不是在邺京,打仗为主,大家都精简些吧,不要浪费食物了。

当平王第一天饿着肚子坐在平王妃对面时,他心里是有委屈的。

他春天新做的衣裳上身后,却发现不太合身,衣襟锁针处有些松。这么多年的精心伺候,平王习惯了一有什么不如意,就去找妻子。

他妻子满不在乎地看他一眼道,“哦,忘了锁针了?下人刚换的,我忘了吩咐了。脱下来,让人给你收一下吧。”

“就这样?”平王不敢相信她就这么草草处理自己的事。

平王妃翻着账簿,眼皮未抬,“现在不是在邺京,人手紧张,王爷就忍耐忍耐吧。”

平王怔怔地看着灯下的妻子许久,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地离开。

等他走后,奶嬷嬷才小声劝,“王妃,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你心里有气,发泄一下就行了,何苦这样对王爷?若王爷被外面的狐狸精勾走了,苦的不还是王妃自己?”

平王妃漠声,“我心里有数。”

次日,平王发现自己的吃食再次精良,倒闹得他有些不好意思,跑去跟王妃说错怪她了。王妃勾勾唇,“你是家主,当然一切以你为主,这没什么,不必夸我。”

她说得也没错,可她的意思,却好像在说:我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你是王爷,你如果不是,我也不会这么殷勤,所以不用多想。

平王心里几多别扭。

他心里不忿,出去喝花酒。莺莺燕燕,花团锦簇,一个个小姑娘打扮得明艳动人,全都不动声色往平王怀里凑。平王心猿意马中,突然一激,想到妻子冷若冰霜的脸。

她不言不语,不哭不笑,就用一双幽黑的眼睛淡淡看着他。

作为两个姑娘的母亲,平王妃的年纪并不算太大,不到三十五。出身富贵,书香熏陶,王妃身上有天然的雍容贵气。她并不如何美得惊艳,但你看到她,便觉得这样的人,合该是王妃。

她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几多奔走,他却背着她喝花酒……

平王心里不安,产生了浓浓的愧疚感。他再没有任何兴致,推开这些陌生姑娘,便急匆匆往家里去。

夜火阑珊,主卧只有一盏桐油灯,王妃坐在窗前,手里一捧书卷,却在闭目假寐。平王让人都下去,关上了窗,蹲在妻子面前,静看她。

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没认真看过王妃了。

他拿过她手中的册子,看到是他平时花费的账本,宴饮赏罚,一例例,一条条,全都记得清楚,还在后面做了批注。这样晚了,她还没有睡,只为了这样的事……

平王感动至极。

他正感动着,平王妃已经醒来。看到他,皱了皱眉。

平王激动下,一把抓住她的手,述情道,“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不理会那些女人们。一辈子,就守着你和孩子们过!就算我做了皇帝,我也不设三宫六院,只尊你一人为后。”

天下的男人大都三妻四妾,能这么对自己妻子保证的人,寥寥无几。

平王自认为自己说了这么多值得女人激动的话,王妃该与自己执手相望,泪眼婆娑,也向他表表心意。

他从来没听过她对他表过什么情!

实际上,在听了平王的表白后,平王妃只愣了一下。等她想清楚他的话,只是平静地把手从他手里抽走。在平王不死心地再次转到她面前时,平王妃冷冷看了他许久,淡淡吐出一个字,“哦。”

哦?!

这就是她的反应?

平王有些气恼,“你便是这样做妻子的?天下不会有你这样不把丈夫放在心上的妻子!”

他扣着她的肩,追问,“你是不是没听清我的话?你是不是不稀罕我的表意?你想让我说什么?你……”

“王爷,”平王妃打断他的臆想,一句话就把他打入冰窟,“我听到了,听得很清楚。”

平王愣愣与她对视,他的王妃还是那么高贵冷艳,他的目光逼视能把别人吓得屁滚尿流,她却连给他一点表情都懒得配合。

平王语气有无限失望,“你便这样回答我?”

“那你想要我回答你什么?”平王妃笑容冰冷,“在你喝完花酒后,酩酊大醉后跑来跟我抒情?我回答一个‘哦’,已经很客气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喝花酒?“难道你……”监视我?

平王妃不屑地一笑。

在她的目光下,平王溃不成军。他的王妃高贵冷艳,根本不屑派人盯着他。她以前让人盯着他,是怕他胡闹;现在,她早把自己的人从他跟前收走了。

那她是如何知道他之前喝花酒的?

“王爷,你真是年纪大了。你忘了我在闺中时,最擅长的是什么了吗?我最擅长的是调香。也许是宜安出事后,我不再动香料,让王爷你忘记了我的长处。也许是王爷你根本就从来没记住过,你的妻子曾经擅长什么。”平王妃给他解惑,声音漠凉,“在你拉着我的手时,我就闻到了你身上的各式女子熏香。即使你之前已经洗浴过,对我来说,还是能闻得到。”

“王爷你刚才跟我表情,其实我不相信你的话。”她身子前倾,“你还记得我嫁给你的时候,送你一匣香料,你还对我甜言蜜语地说,以后都要试一试吗?那些香,该是你才哄了后,转身就扔了吧?”

“不……我没有……”

“那你知道那些香去哪里了吗?”

“……”平王答不上来。他当然可以狡辩说身边侍女收起来了,但是平王妃是他的妻子,这么粗劣的谎言,怎么能瞒过她?

平王妃再次把手抽走,推了他一下,“天色晚了,王爷去睡吧。”

“你、你听我说!”王爷感觉自己只要一步退,就再也得不到她的信任。他浑身如坠冰山,冷得打战,如何能这样去睡?

他要给她解释啊!

他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啊!

“我只是心情不好……去喝了几杯酒,我没碰别的女人,真的……你相信我,我没有碰别人……”

“王爷喝多了,去睡吧。”她并不搭理他。

平王心有失望,两人之间已经出现了一道壕沟,他拼命想拉住她的手,把她往自己身边扯。她却无动于衷,冷眼旁观——像在看一场笑话。

他在她眼里很可笑吧?

就像一个笑话一样吧?

平王拼命去寻当初的那些香,好像找出来,就能证明什么似的。他们是夫妻,他们两个都是强大的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那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可不可以解决呢?

平王想方设法重赢王妃的信任,他小心翼翼待她。

每个人都能看出平王对王妃态度的转变,只有平王妃自己不放在心上。

宜安公主成亲的时候,看着颜色鲜妍的女儿被那个青年千般宠万般爱,平王好像回到当年,他还年轻气盛,迎娶平王妃。

一晃,数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平王转头,兴致勃勃跟平王妃讲,“我还记得当初皇兄们去你家催妆,你回头跟我抱怨说太显眼,让刘家不要去那么多人……”

“哦,我不记得了。”平王妃心不在焉。

平王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

他是真的记忆如新,他的记忆如新在她眼中,却已经不记得了。

好半晌,平王才缓和了神情,低声给自己圆场,“没关系,你不记得了,我都说给你听,你总会想起来的。”

平王妃侧头看他,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才俊,如今气质儒雅,已不复当年的气盛。

他最近做的事,他对自己近乎谄媚的讨好,平王妃都知道。

她觉得很可笑:这是做什么呢?当她已经舍弃一样东西的时候,他想重新拾起?太晚了。

平王妃轻声,“你不用这样,你记不记得,那都是你的事。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也没有对不起我,你又何必这样?我是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又不可能离你而起,你实在不必这么讨好我。”

平王摇头,开玩笑般道,“我想知道,你这颗铁石心肠,会不会有捂热的一天。”

平王妃看他一会儿,“那你试试看吧。”

她也很好奇呢。

一颗已经冷掉的心,会不会重新复活?

她的夫君真有那种手段吗?

说实话,她不信他。

平王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从他为了皇位卧薪尝胆、准备那么多年就可以看出。他要想对一个人好,那也是十足耐心的一件事。

从戎州回到平州后,平王一直在想办法捂热平王妃的心。

奈何他妻子的心太冷,远比寻常人难讨好。

平王见她总那样,心中颇为沮丧,也很烦躁。烦躁之后,他把心思往政事上放一放。平王让人去查一查,当初戎州,他怎么会遇刺?虽然王妃帮他处理了后续,但女人家的手段从来不够狠,平王佩服于王妃的当机立断,却对她的不会举一反三而不以为然。

等查到真相后,平王全身僵硬,脸上一个表情都做不出来:他才明白,不是他的王妃不会举一反三,而是她根本就不必举一反三。

那些派去杀他的死士,是平王妃的人!

一个妻子,想要刺杀自己的枕边人!

平王不敢置信,他日日讨好的妻子,本心却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他拿着证据,回后院,跟平王妃对质。如果她不承认,他就要把证据甩她一脸。贱,人!毒妇!没有良心!

他要把世上一切最恶毒的字眼扔到她身上!

他曾经对她有多殷勤,现在就有多失望。

这便是他一心信任的妻子吗?

他那么相信她,她却要杀他!

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让她这样狠心?

平王气得全身发抖,脑子里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因为平时太相信这个人,当她背叛的时候,才会格外接受不了。他心寒,心累,可又想为她找借口——或许,是误会呢?或许,是她的家族假借她的手呢?或许是有人想间离他们夫妻呢?

只要她说一句不是她,他就可以不去查,他就相信她!

他的妻子坐在妆镜前,贴着眼角的金银箔片,让眉目精致而婉约。他怒气冲冲地站在她面前,他气得面红耳赤时,她还闲适地为自己画眉。听到他的质问,她手中的眉笔只顿了一下,又继续描摹自己的眉目。

可是她凉凉的回答,终于送他入地狱,“你说那个啊?哦,是我的人,我那时候确实想杀你来着。”

“……其中可否有隐情?”

“没有隐情,”她放下手中笔,冲着他惨白的脸,笑了一笑,“就是你以为的那样。”

平王让自己吸气,不要顺着她的话去想。

数十年夫妻不是白做的,平王妃什么脾气,平王心里清楚。正是清楚,他才始终不信王妃会派人杀自己。

她就算和自己没有感情,也不会那样做。

而且,平王绝不信王妃对自己没感情。

平王很快想到了理由,“是程嫣的事让你生气?”

平王妃不置可否。

平王盯着她,目光忽明忽暗。她一句话不说,他却已经想出了事情的关键。因为程嫣威胁到了她,她的王妃地位被人所攻击,她的尊严被冒犯,她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这才是他的妻子。

平王垂眼,“我们算是两平,好不好?程嫣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报复于我,我也认了。但你的报复手段太狠,居然想杀了我……我接受不了。”

“哦,你要休了我吗?”平王妃静静问。

“当然不,”平王苦涩一笑,“你已经不在乎你是谁,我却把你当成妻子。我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吧。”

“甚好。”平王妃接受。

他们这对夫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重新回到最开始,也没什么不好。平王最近对她的殷勤,其实让平王妃很困扰。她早就放下他了,早习惯他不在她身边了。他突然日日缠她,让她烦恼无比。

如今重新分开,平王妃重新找到自己生活的节奏,过得很舒心。

平王却过得一点也不舒心,知道她想杀他的原因后,他比之前能接受那么一点。至少,这证明她心里是有他的啊。

可她现在都在做些什么?

他是王爷!他冷落她,她居然一点都不着急!她是笃定自己不会废了她吗?

他……他当然不会废了她。

平王手盖住脸,面有涩意。他都能猜到他的王妃心里在想什么——她是邺京名门之女,平王想重新回邺京,想坐稳皇帝位置,就不可能废了她。

但是,他只是因为那个吗?

他明明是因为对她有感情,可因为自己过往的劣迹斑斑,他的心意,根本不被人看中。

他隐有后悔,若他早觉悟,早向她低头,他们夫妻二人,便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平王并没有天天去烦自己夫妻的事,因很快,朝廷兵败如山倒。他重新振作起来,想先做好这个皇帝位置。平王妃也重新忙碌起来,帮他安顿后方。

他们这对夫妻,虽然彼此还在闹矛盾,但因为太了解对方,竟然一句话都不用向彼此说话,就能配合的很好。

不知道平王妃是什么感觉,平王自己很愉快。有个人能对他的心意一眼看透,对他的主张了然十分,这个人是他妻子,他如何舍得了她?

三个月的时间,平王夫妇风光重回邺京,收拾残局,稳定朝政。

平王在大家的一次次上书中,得意地宣布登基,改国号,废旧制,入主皇宫。一切井井有序地进行着,唯一的例外,是新皇登基后,也该册封皇后国母,以为天下众女子的表率。

新皇卡在了这个关节上,迟迟不下明旨。

臣子的些许作用,就是揣度皇帝的心思。大家一琢磨,彼此都心知肚明,皇帝这是对以前的妻子不满呢。

平王心想:他都这样了,看中面子的王妃,总该向他低头了吧?只要她一低头,他就肯定原谅她!

后宫里未册封为皇后的平王妃,根本没有低头的打算,任由宫人们日日夜夜地下跪。她娘家人也不断进宫,向她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平王妃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要她这样低头,不可能。她也想看看,皇帝要怎么逼她。

平王是个一着急起来就出昏招的人,摆明了是个不靠谱、不值得期待的人。

平王妃好奇地等着他的段数,他就给她又弄出来一个新贵家的姑娘。年轻貌美,人品才学皆是上等,最主要的是她是皇帝现在最看重的新贵这边的姑娘家。

那些新贵们察言观色,见新皇迟迟不理后,就动了小心思。宜安公主告诉了她娘一个坏消息:那些新贵们天天在朝上和世族们吵,世族要皇帝立元妻为后,新贵们说平王妃品行不好,要立他们推举出的姑娘为后。一边重规矩,一边拍皇帝马屁,总归都是为自家利益。

平王妃眯眼:换皇后?他不表态?

她伸手推掉棋盘上的黑白子,起身到窗前站立,望着外边的明月出神。

他在试探她。

他想知道同样的情况,她会不会还起杀他的心。若她的答案让他不满意,恐怕他真的会废了她。

她的丈夫……真是每每让她失望啊。

她绝无可能向他低头,但这逼迫的手段,不止他会用,她也会用。且让她来看一看,他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