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154章 事急从权

2022-09-28 作者:猫蔻

154

一开始楚然被龙袖抱住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在他被龙袖抱住的那一瞬间,他立马就沉了眼眸,变了脸色。

作为一个隐瞒身份小心翼翼混进龙族的大本营里做卧底的……人类,楚然表示一切能暴露身份的行为都应该杜绝!而和一头龙拥抱,是极有可能暴露身份的。毕竟……龙族是那么丧失的种族,比起用眼睛看,他们更依赖用鼻子去闻以达到辨别不同人的目的。说直白了点,就是龙族就是依靠本能行动的兽类!神兽那也是兽!

鼻子可灵了,说不定就被闻出来哪里气味不对呢?

万一,对方觉得他闻起来很好吃,想咬一口怎么办?

然而——

龙袖却干出了一件让他极为意外的事情,他将楚然紧紧的抱在怀里,声音低沉带着沉重的情绪,说道:“对不起,不要怪你父亲。”

“他——他,不论他做了什么,不要怪他。”龙袖语气沉痛的说道。

“……”楚然。

他抬起头,深黑的目光盯着头顶那个俊美高大的男人,只见他的脸上失去了一贯的淡然从容,取而代之的是沉痛后悔。曾经的宅斗小能手楚然敏感的察觉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而他的故事和他那个便宜爹沧离不无关系。说不定,就是龙袖做出了什么对不起沧离的事情。楚然默默地脑补了一万字沧离和龙袖不得不说虐恋情深的故事,被雷的不要不要的。

很快的,龙袖就松开手放开了楚然。他的脸色迅速的收敛,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淡从容,就好像刚才只是一时失态而已。楚然因此松了一口气,你还别说,他现在整个就像是一绷紧的弦,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得他心跳起。

他如今,孤身一人处在海域龙宫里,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哪怕楚然一贯自信心爆棚,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身份暴露之后,凭借一己之力单挑整个龙族,他又不是傻的。

想到这里,楚然的脸色越发阴沉,都怪沧离!要不是那蛇精病将他掳去归墟,掳去归墟也就罢了,还异想天开的将他伪装成他的子嗣,瞒天过海。他是不是当所有人都傻啊?好吧……楚然抬头,目光看着他面前的对他身份深信不疑的龙袖,沉默了几秒。他不得不承认,龙族傻不傻他不知道,但是沧离……呵呵手段绝对他妈通天了!

沧离那家伙一定料到今日这些事情!他故意的。一瞬间,楚然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他心中各种猜测快速的闪过,他抬起头,目光看着龙袖,不动声色问道:“我父亲……他和您是什么关系?”

龙袖闻言,深沉漆黑的眼眸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您是我叔叔?但是我从没听我的父亲提起过,也没听他提到过龙族。”楚然说道,他垂下眼眸,满脸忧伤,“我以为在这个世上,我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他这幅既忧伤又柔弱的天真美少年形象,瞬间戳爆了在场所有的龙族男人,不论成年还是未成年的。

这又软又萌小小的,忧郁又柔弱的美,简直是满足了龙族对未来伴侣所有的幻想,简直……太可爱了!面对这样的忧郁美人,谁他妈能把持的住?

顿时,广场上一阵浓郁的雄性荷尔蒙爆发弥漫开了,那群血气方刚的龙族少年骚动了起来,要不是碍于龙袖、龙青等人的压制。估计这群躁动的龙族少年都得吼起来,毕竟是龙族啊……如此彪悍而民风开放的种族。

饶是龙袖这个见多识广的大人,也被楚然那一瞬间的忧郁天真柔弱美给震到了,真的是心脏有那么一刻被戳到了,毫不夸张。他呼吸都停滞了那么几秒,但是很快的他就回过神来,他目光扫了一眼广场上那群躁动不安眼睛极度渴望的盯着楚然的龙族少年,眼神顿时暗了暗。他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楚然面前,心道,不愧是沧离的孩子,血脉传承的力量果真可怕。当年的沧离也是这样,不……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就是极恶之妖血脉的可怕,能够蛊惑一切种族,无人能逃。

当初沧离就是因为血脉的力量,才会……

龙袖脸上的神情一瞬间闪过一丝复杂,他看向楚然的目光带着某种坚定的决心,他说道:“你父亲是我的堂兄弟,他自幼和我一起长大,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他离家出走,很多年都没有再回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龙袖的语气显得有些艰难。

一看就是在撒谎,楚然心道,他目光看着楚然,心中不屑道,连撒谎都不会,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但他没有拆穿龙袖的谎言,他又不是傻的,拆穿他对他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凭着龙袖这番话,他足够获取一些信息了。沧离是个混血,龙族和鲛人的混血,和龙族关系不好,很有可能当初是龙族反目成,远走他乡再没有回来过了。

楚然默默地的脑补了年幼失孤,父母双亡,寄居在龙族之中,却备受歧视,孤苦伶仃的沧离……一瞬间,楚然的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个瘦弱阴郁却美得妖异的少年形象,他感觉呼吸顿时一窒,心跳都有片刻的停止。

这种人设……有点带感啊!如果真是这样,沧离后面会长成那德行,一点都不奇怪。毕竟童年悲惨,不长歪才奇怪。

“我一直很后悔。”龙袖说道,他目光看着楚然,脸上露出了真切的后悔遗憾的表情,“如果当初我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你父亲的变化,在他……犯下大错时拦住他,或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龙袖的脸色有些恍惚,这是他内心一直以来的想法,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如果他早点发现沧离的变化,那么后面的一切是不是就都不会发生,沧离不会放下大错,不会被处以极刑,就不会有了后面的出逃。

听到这里,楚然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

他目光看着面前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只见他那张淡然从容雅致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深切的阴影,可见他的确是如他所说,十分后悔。想必这个男人自觉地愧对他那个便宜爹沧离,所以想在他身上弥补,拼命的对他好。如此……一切倒是说得通了,楚然神色若有所思。这样也好,楚然倒是看得很开,他倒是没有像一切矫情的人一样,觉得对方这种补偿性、移情的对他好是欺骗,是隐瞒,是不公。

他还没和龙袖关系好到那种地步,再者,龙袖的这种态度对他来说有益无害。起码,在他身份没有暴露的时候,龙袖是一个……很好利用的人。

龙袖的神色有些恍惚,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曾经少年时期的沧离,也是那样的瘦削柔美,他长得完全不像是一个龙族。那种冰冷妖异的美,是龙族所没有的。他生的好看,几乎所有的龙族都爱慕他……

许久,龙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这个少年身上。他仔细的揣摩这个少年的眉眼,似乎想在他的身上找出昔日沧离的影子。他发现,他和沧离像又不像。

沧离的美是冰冷妖异的,让人窒息的美,极具侵略性。而面前的这个少年,却是精致脆弱的美,钟灵毓秀就仿佛是集天地灵气而生。前者是一种近乎邪恶的美,而后者却美好如同山青如果水秀。

真是没想到……这样一个神秀灵动的少年,竟然会是沧离的孩子。龙袖在心中叹道,随后又想到,他合该是沧离的孩子。也只有沧离的孩子能够长成这样模样,仔细看,他和沧离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比如一样的秀美清丽,一样的身形瘦削,而这是以力量著称的龙族所不会有的。

“你父亲,他还好吗?”龙袖忽然问道。

楚然表情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完全没料到他会这样问。

他想了想沧离那有病不吃药天天发病的蛇精模样,又想了下他在归墟说一不二高高在上的地位,语气迟疑道:“应该很好。”

龙袖闻言,脸上表情也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楚然会给他这样一个答案。他神色有些复杂,语气带着说不出的怅然,“是吗?”

“……”楚然。

总感觉,他好像脑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半响,龙袖才神色恢复了过来,他目光看着楚然,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唔……”楚然表情犹豫。

看着他的表情,龙袖误以为他对他还是有心结,比如听爸爸的话不要随意相信陌生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什么的……想到陌生人这三个字,龙袖心里有点塞塞的。

我不是陌生人,我是你叔啊!——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

所以,龙袖补了一句,“是入学需要,每一个新入学的弟子,都需要再名册上登记姓名种族年龄。”

“……”楚然。

糟!

他猛地抬头,目光瞪着龙袖,姓名什么的也就罢了,种族那是鬼?至于年龄……三清祖师在上!谁知道龙族年龄他们是怎么算的?急,在线等!

“呵——”忽然一声冷笑响起在耳侧,楚然闻声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湖绿色长袍的青发男子,俊美的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从前方台阶上朝他们走来。

这男子目光冷冷的瞥了楚然一眼,然后移开,落在了一旁的龙袖身上。

虽然只是一眼,但楚然敏感的察觉到他身上的……敌意和不喜。

楚然的少年时期基本上都是在宅斗中过来的,并且还是宅斗大赢家,作为一个曾经的宅斗小能手,他几乎是第一时间的就察觉到了这个男人和他渊源不浅!或者该说,和沧离渊源不浅。

楚然是一个人族,毫无疑问。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一直居住在远离海域的陆地上,连海底他都没潜入过,更别说他会和这群海族有一毛钱关系。所以这个青发男子会对他有敌意,问题一定不是出自他身上,不在他身上那只有一个人了……沧离!

意识到这一点,楚然都快疯了,怎么又是沧离!怎么又是他?

他妈怎么到哪都不离开沧离的影子!他还满怀希望的以为离开了归墟就能逃离那个蛇精病,从此江湖不见,他果然是太天真了!马勒戈壁的!别让老子逮到机会,否则……楚然心中恨恨想到,弄死你啊!沧离,我和你不共戴天之仇!

龙袖在看到龙青出现的时候,当下就皱起了眉,他下意识的往楚然面前挡去,这是一种保护的姿态。

龙青见状,当下就嘲讽的笑了一下,“你挡什么挡?难不成我还能对他做什么?”

龙袖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半天没有说话。

他的举动让龙青瞬间拉下了脸色,他声音冷冷说道:“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龙袖。”

“像护犊子的老母鸡。”龙青说道,语气轻蔑,“真是难看啊!龙袖,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总是这幅模样。”

“但是没用的,你谁都保不了,不论是沧离,还是……”

“够了!”龙袖声音冷冷打断他的话,他目光如同淬冰一样盯着他,说道:“你放肆了,龙青。”

闻言,龙青脸色一下阴沉了下去,如同乌云密布的阴沉沉天空一般。

这二位大神斗法,可苦了夹在他们两人之间的楚然。

从这两人身上溢出来的强大急剧压迫的气息,迎面就朝楚然压去,当下楚然就白了脸。

事实上,受影响的不只是楚然一个人,广场上聚集在龙袖、龙青和楚然三人身旁的龙族少年们,也感受到了这股来自成年龙族的强势气息和威压。这股强势的威压让他们不舒服,甚至感到难受,这是强者对于弱者的等级压制。但是更多的却是让他们觉得兴奋,龙族是好战的种族,越是强大的对手,越是能够激发他们的战斗*。

虽然眼前并不是他们的主场,但是……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围观看热闹八卦,是每一个智慧种族的本能和爱好,强大如龙族也不例外。

楚然目光扫了一眼四周那群满眼兴奋,一脸激动的盯着龙袖、龙青看的龙族少年们,顿感无语。他们这幅德行,脸上明晃晃的就写着,“打,快打!”

都不知道掩饰一下!别忘了这可是你们未来的师长,现在看热闹看的高兴,回头等他们回过神来,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们!傻逼,楚然目光鄙夷的看着这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龙族,深深觉得虽然体格上他不是这群蠢龙的对手,但是他可以用智商碾压他们啊!简直毫无难度好吗?

“放肆?”龙青语气嘲讽的重复了一句,“是谁在放肆?龙袖,我记得没错的话,现在你的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今年的新弟子入学可不是由你负责。”龙青说道。

正坐在广场最上方的红木长桌后的龙司闻言,冷峻的眉头当下就皱起来了,岂止是龙袖不该出现在这里,就连龙青也不该!每一年的龙族新弟子入学,都交由一个成年龙族负责,今年负责的人正是龙司。也就是说龙袖和龙青都是横插一手,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龙袖闻言当下就皱起了眉,声音淡淡道:“是大长老让我过来的,那么你呢?你又是为何出现在这里?”

“哦?”听到这句话,龙青挑起嘴角,说道:“真巧,我是二长老让我来的。”

在听到二长老名字的那一瞬间,龙袖的脸色瞬间阴沉,浑身的气势猛地暴涨,冷冽强势如同严寒飓风。

瞬间,四周的龙族少年们就惨白了脸,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威压。

他们这还算好的,毕竟这群再怎么弱,那也是以力量著称的强大龙族的幼崽,身体素质规格那是没得说的。

只可怜了楚然……

大家都知道,楚然是一个身体素质战五渣的废柴,长年病弱,药罐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那就有三百六十五天是在生病的。虽然这几年因为各种奇遇,最重要的自身努力不断,身材志坚,不放弃治疗积极吃药,所以身体好了那么点。但是实际上,还是个战五渣的废材。

所以当下,被这股霸道强势的严寒飓风给一个冲击,当场他就……噗的一声,吐血了。

“!!!!!!!!”在场所有的龙族少年。

眼睁睁看着清丽美人张口哇的一声吐血的龙族少年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长这么大,他们不是没见过血,实际上常见。但是那基本上都是在战斗中流血的,他们见过被活生生打的吐血的,被剑捅穿了肾喷血的,被一箭射穿了胃血流不止的,但是……这样被随便一道龙威就给冲击的吐血的,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

有种……世界观都被冲击,要塌了的感觉。

尤其是楚然吐血还吐的十分惨烈,“哇——”的一声张口,就大口血大口血的往外喷,就跟那什么如尿崩一样。这群都市少见识少的龙族少年,当下就惨白了脸,被吓得。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情景,这吐血跟吐水一样,那就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吐啊!这还能有命,还能活吗?他们脸色惨白的盯着楚然,心有戚戚的想到,原来龙的身体内竟然有这么多血啊!

楚然才不去管这群龙族少年受到什么样的冲击,三观破碎什么的,那关他鸟事?没看到他正忙吗?忙着吐血……事实上,自从他身体转好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这样吐血了。突然来这么一招,竟让他有一种久违的欣慰感,呵呵……果然是被虐多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