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125章 第一百二十五回

5个月前 作者:晓谕生

【第一百二十五回】闻密语瑧玉明心事·得兰音迎春逢双喜

且说瑧玉闻得这话, 原自惊诧。却又听得黛玉道:“我自然知道哥哥是一心为我的。只是这天下之事, 无非尽人力而听天命;更有个‘趋利避害’的说法在里头。咱们如今是兄妹,只有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的;哥哥若一味顾及我, 届时误了事,却不终于误了我?如今只有咱们两个在,我且说句不当说的话罢;胤如这一身只系于哥哥,凭你教我作甚么,我无有不肯的。我只知你定然不舍得教我不好。”

瑧玉先听前面那些, 虽为震动,倒也还罢了;独独听得那句“我只知你定然不舍得教我不好”,早怔在那里,蓦地心头雪亮, 想道:“是了,我却又何必自欺欺人?我只是舍不得他, 想教他长长久久地同我在一处, 不愿教他往他人家去了, 故而寻了这许多的借口去;何苦来!说得这般冠冕堂皇, 只是不肯认我舍不得他罢了。”

如此瑧玉想到这里, 不免心下五味杂陈,却又听得黛玉道:“还有一事, 也是我心下想了许久的,料知哥哥心里也自想过,只不敢同哥哥说得, 今日越性一并说了罢;——他日哥哥若登大宝,自然是要归皇家去的。咱们两个虽恪守礼道,终难保天下无人生出些心思,届时或有有心之人假借这事对哥哥不利,依旧是我之过。”

瑧玉闻言,正中了自己心思,暗想道:“玉儿聪明如此,我能想到这一节,难道他想不到的?只恨我先前大意,竟教他独自耽心许久。”是以不免生出许多悔意来,一时忘情,便冲口道:“这又何妨。我原不在意这天下姓了那一个;若恐他人提此事,就当我便是林家人也使得。”

黛玉闻言忙道:“你切不可如此。本是正根正源的事,非要作成谋朝篡位不成?且不说陛下定然不允,——到时名不正言不顺,难保不再生事端。况当日若你不来林家,这一脉却不也绝了?多不过日后在宗族中寻一个本分的过继了来就罢了。只是那样又不好,恐此人一步登天,再生出些别的心思来,棘手不说,更是堕了林家祖上声名。”

瑧玉方才说出那话,已是知自己冒撞了,闻得黛玉如此说,倒无端存了些愧意,乃低头不语。却闻黛玉又道:“想来此事皆有天定,并非人力可为;况父亲在时只将我托付了,也并未提及林家香火之事,想来已是想通了的。哥哥不必再想这些;也是全父亲一片为国之心了。”

瑧玉自然不肯同黛玉说自己转世而来一事,闻得他如此说,知这便是他心下所想,不免有些感佩,暗道:“虽是林海已将此事想透,他小小女孩能想至这里,也为难得。我若执意行之,却是辜负了他一番美意;况林海此生原也无子,想来天意如此。”见黛玉住口看他,便点头应是。

黛玉见他如此,方才放心下来,又笑道:“先前所说之事,却也并非无解。”瑧玉见他一派胸有成竹,便问何解;黛玉正色道:“待哥哥他日大事成时,我便削发为尼,终身修行,替哥哥同父母祈福;想来佛门本是清净之地,作那方外之人,却也可塞得天下攸攸众口。”

瑧玉唬了一跳,道:“这如何使得!你切不可起这般心思。”一面不由分说,便道:“我自然是有主意的。你若信我,快些将这念头收了去,日后再也休提。”黛玉本自主意打定,却不想瑧玉如此反应,一时迟疑,便不则声;又闻瑧玉急急道:“你若作尼姑去了,定然是不能常常见我的。难道你就舍得?况佛门有云‘六根清净’,你心里若稍有挂记我,自然六根不净,佛门也是不收你的。因此这话也只可说这一次,再不许说了。”

黛玉早料定瑧玉必要拦阻,却只道他不过说些“不可如此,或陷我于不义”等语,是以早已想好如何驳他;却不想他竟说出这一番话来,又见瑧玉面上凄惶,显是十二分着紧自己的,是以心下一软,叹道:“是我错了,我再不说了。”瑧玉闻得这话,方才笑道:“这才是好孩子。”一面笑道:“我近日总想幼时情景。那年不是有个和尚来家里混闹,教我赶了他出去?可见你总是家里的人,不是佛门中人的。”

黛玉闻得这话,倒为心下一动,笑道:“如今想来,他那话倒有些意思。”瑧玉忙道:“和尚道士的话也是信得的?况他见了我就吓得跑了,自然是个江湖骗子。”黛玉笑道:“正是要骗子的话才听得;我方才却想得了一个促狭主意,哥哥且听我一听。”于是示意瑧玉附耳过去,低声将自己心下所想说了。

瑧玉听了一回,却觉不无道理,只是终有些不甚趁意,乃叹道:“如此虽不失一条计策,却依旧委屈了你。”黛玉笑道:“这那里有甚么委屈处。只是我不过随口一说,哥哥也只听着顽罢了。但恐日后终是不可常见到哥哥,却教我心下有些不自在。”因又笑道:“我却是力尽才穷,再不得好法子了。还是劳烦哥哥去细想的是,横竖尚有些日子,不急在这一时的。”一面便起身唤丫鬟传饭,自同瑧玉用饭不提。

如此元宵已过。目下却闻得宫中消息,太妃近日身子欠安,故各嫔妃皆为之减膳谢妆;黛玉也时时往宫中去伏侍,或住几日回来。今上同太妃虽非母子,然情分深厚,见他如此,未免有郁郁之色。瑧玉却知太妃这一次是要不好了,自然暗嘱黛玉须得小心;暂且无话。

转眼便是二月,将至会试之期。那厢赵佳言已做了十分准备,便同其他举子一道下场;过了几日放榜之时,便见稳稳地登在那榜上。迎春自不必说欢喜万分;那厢邢夫人闻得,却也喜上眉梢。凤姐儿如今虽月份渐大,然闻得这一桩喜事,依旧亲去打点贺礼;其余人家亦有相贺之仪,不在话下。

因佳言素日藏拙,如今一朝中榜,倒有许多人为之讶然,或猜测他不过误打误撞而已;只是那鹏海学士见了佳言所答之卷,深为奇异,心下暗想:“此子原有些过人之处;却因他家中景况如此,是以字里行间多有些戾气,混不似胤之同文起那般。”因又暗叹道:“若此人日后走得正道,却也罢了;若一着行差,或有不测,也未可知。”如此想了一回,因佳言并非出他门下,也便不再多想,便将此事丢开。

那厢佳言闻得自己取了贡士,倒并不见什么惊喜之色;却见府上一干伏侍之人欢欣雀跃,乃笑道:“这方是会试,还有殿试呢。且不忙着喜欢。”缀锦笑道:“大爷惯是这般云淡风轻做派。如今这是一喜;却还有一桩喜事要教大爷知道。”佳言忙问端的;便见迎春飞红了脸,啐道:“偏你嘴快。”佳言见迎春如此,心下一转,忙问道:“可是夫人有了好消息了?”迎春脸儿更红,声如蚊蚋道:“前日方教太医看过,道是有一月余了。”

佳言闻言大喜,忙问道:“可觉得有甚么不曾?”一面忙扶迎春往椅上坐了,亲取了一个靠枕垫在他身后,又问道:“可有甚么想吃的?教厨房里做了来。同岳母说了不曾?也该去告一声儿,遣人——还是我陪你亲去的是。恰好今日便要往那边去拜的,赶着教人笼上火炉,免得那车上冷。”说得众人都笑。迎春更为不好意思,推他道:“你且请去换衣服罢。咱们好往那边去的。”佳言笑着应了,果然往房里换了衣裳,两人往贾府中来。

及至府中,迎春见过贾母,便往他母亲处去。邢夫人见了迎春,喜欢道:“方听得姑爷中榜,我原猜你近日要来的,已是分付小厨房里留了些你素日爱吃的;果然你们便往这里来了。”一面便拉着迎春往房里坐了,笑道:“你哥哥同兄弟今日却不在家,若哥儿也往学里去了,只有我这个老婆子在。”正在说时,凤姐儿进来了,笑道:“妹妹来了。”迎春忙起身见了,凤姐儿笑道:“如今可好了,妹夫也中了榜,妹妹在家也自在了。”一面说着,乃悄向迎春笑道:“却就差一个小哥儿。”

迎春闻言不免红了脸,想了一回,方向邢夫人道:“今日还有一桩事要同母亲说的。”邢夫人便问何事,迎春面上通红,过了半晌,方嗫嚅道:“前日教太医往家里诊脉——”说到这里,终觉不好意思的,便垂了头只是笑。邢夫人见他如此,那还有不明白的?忙问他道:“可作准了?”迎春羞得无法可想,低声道:“已是一个月多了。”

邢夫人闻言大喜,笑道:“这可正是双喜临门了。”凤姐儿早已听出端倪,双手一拍道:“原来竟有这般喜事!妹妹也忒沉得住气,竟才告诉我们。”邢夫人忙又将跟迎春的嬷嬷丫鬟唤来,教人赏赐了下去,又亲嘱几人许多事体。不觉已至正午,便一道往贾母处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