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448章 终章

18天前 作者:木子心

几分钟之前,病房里,一圈银白色光晕突然在沉睡的赵砚身上闪现。

银白色光晕闪过之后,原本应该沉睡的赵砚忽然睁开双眼,双眼清明,一点也不像沉睡许久刚刚清醒过来的眼神。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并不是从沉睡中醒来,而是从几分钟后的世界用时光回溯,回溯过来的。

蒲法宪他们以为赵砚回溯到很久以前,其实没有!赵砚如今觉醒的时光回溯还没有那么强的效果,时光回溯本就是逆天的异能,想要一次回溯到多少年前,那需要动用的能量太大了。

想象一下,常人使尽全力也只能蹦一两米高,何况是像赵砚这样穿越时空?回到已经过去的时间点?

刚刚睁眼的赵砚立即从床上下来,套上衣服,穿上鞋子立即就离开这间病房,穿过长长的走廊,没有去电梯那边,而是直接沿着楼梯下楼去了。

片刻后,旁边的电梯门打开,独臂的鬼影第一个疾步走出电梯,随后是蒲法宪,其后是银发军装的独鼎分金、邹恽以及面色冷硬的女子陶蕞。

几人脚步匆匆,一路惊得走廊里的病人慌忙避让。

一个小护士跑过来问:“你们找谁?哎!你们是什么人呀?”

“滚1

鬼影一掌将小护士推跌开去,摔倒在地,小护士又委屈又害怕,张嘴欲叫,却见走在最后面的冷面女子手掌一翻,一柄银亮的匕首指向那惊慌的小护士,吓得小护士浑身发抖,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嘭1

鬼影一脚踹开赵砚住的那间病房门,第一个冲进病房。

随后蒲法宪等人也跟进来。

作势欲冲,想要第一个出手了结赵砚的鬼影愕然望着空空如也的病床。

“人呢?不在?”

“是啊!人呢?”独鼎分金环目四顾,但房间里哪里有赵砚?

大约一分钟后,几人失望而出,一腔杀意无处释放的鬼影冲到护士台那里,伸手就抓住护士台后面一名小护士的衣领,逼问赵砚的下落,惊慌的小护士下意识指向楼梯口。

“他刚才从楼梯下去,我们叫他他也没应,想拦也追不上……”

“走1蒲法宪第一个疾步冲向楼梯口。

独鼎分金、鬼影等人紧随其后,一个个速度飞快,眨眼间几人全部消失在楼梯口,看的走廊里那些病人、家属和护士一个个目瞪口呆。

蒲法宪等人飞快下到下一层楼,几人脚步不约而同停下。

“老大!怎么办?继续下楼还是找找他在不在这层楼里?”独鼎分金。

“找找看1

蒲法宪目光一闪,带头开始搜查这层楼,几分钟后,几人回到楼梯口,全部一无所获。

“他应该下楼了1

“继续追1

“下一层楼,分金你和鬼影搜查,我和邹恽、陶蕞继续下楼,我们到下一层搜查,你们如果发现他踪影,立即通知我们并缠住他,等我们来一起对付他!如果还是没搜到,你们就继续下楼,去下下一层楼搜!我们就这样交叉分头搜他!就不信搜不到他1蒲法宪一边疾步下楼一边吩咐独鼎分金和鬼影他们。

“好1

“明白1

几人风风火火,迅疾在下一层楼楼梯口分开,独鼎分金和鬼影进入这层楼开始大搜,蒲法宪带着邹恽和陶蕞继续往下一层楼。

五人就这样交叉分头搜每一个楼层,一连搜了四层楼都没有发现赵砚踪影。

但他们依然没有放弃,继续抓紧时间认真搜下面的楼层,他们都知道时间过去越多,搜到赵砚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他们都在与时间赛跑。

独鼎分金和鬼影搜到第五层的时候,两人为了效率,他们两人也分开了,一人搜走廊一边的病房,相隔十余米距离。

就在他们搜到病房一半的时候,鬼影刚刚冲进又一间病房,迎面就遇上劈头盖脸的漫天掌影。

百鸟出笼!

赵砚双掌翻飞如百只飞鸟争先恐后地冲出鸟笼,翻飞的掌影占满鬼影双眼全部视野。

鬼影心头一惊,面上一喜。

“找到了!他在这……”

一边慌忙抵挡赵砚的进攻,一边分神叫独鼎分金,而赵砚则是全力进攻,实力本就不如赵砚,并且还少了一支手臂的鬼影一句话没有喊完,喊声就戛然而止。

赵砚并指如刀的右手硬生生从他左肋下插进,五指骤然一握,就捏碎鬼影胸膛里的心脏。

嘎嘎的声音从浑身颤抖的鬼影嘴里带血发出,双眼又惊又恐,慌张、绝望、痛苦……各种神色在他眼里交织变幻,却已经完了。

“鬼影!我来了……”

独鼎分金赶来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他赶到时,赵砚手掌已经捏着鬼影的心脏拔出,血淋淋的手掌,四分五裂的心脏还在赵砚手里微微跳动,看见这惊悚一幕,独鼎分金脚步一停,双眼蓦然瞪大,完全不能接受眼前这一幕。

赵砚嘴角一扬,脸上凶狠之色一闪,双脚连踏,眨眼间便冲到失神的独鼎分金面前。

血淋淋的右掌,掌使刀招,破风九式瞬间启动,独鼎分金慌忙出手抵挡,手中乌金槌一翻拦截在前。

根据他的判断,赵砚这一掌肯定是从这个方位袭来。

可是一出手他就心里一咯噔,赵砚的掌影突然一阵模糊,仿佛突然闪了一下,掌影穿过他的乌金槌,嘭一声击在他小腹部位。

惊人的巨力击得独鼎分金连连退步,可赵砚的进攻如影随影,双掌翻飞又一次追击而来,独鼎分金本能一槌拦截。

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赵砚的双掌突然一阵模糊,仿佛同时闪到另一个方位,嘭嘭两掌,一掌击在独鼎分金胸口,另一掌击在他颈侧。

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上独鼎分金脑海,头上的军帽已经飞出,梳理的一丝不乱的银发也在飘荡。

眼前阵阵发黑。

等独鼎分金视线清晰,眩晕感减弱能看清赵砚的时候,剧烈的痛感从他两肋里面传出,牵动得他嘴角不自然的不断抽搐。

缓缓低头,独鼎分金绝望地看见赵砚双手扎在他两肋胸腔里。

“啵……”

两声轻响,赵砚双掌从他胸腔里拔出,右手里一颗完整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独鼎分金右眼忽然扑簌一行眼泪掉下来。

不是痛的!却也是痛的!心痛自己的心脏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知道自己完了,眼神和刚才鬼影一样绝望,他张嘴想说什么,嘴一张,鲜血就从嘴角涌出。

“为、为什么?”

独鼎分金艰难问出这个问题,右手一松,手中那柄他赖以成名的乌金槌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还调皮地弹跳几下。

他想问的是赵砚刚才那两掌他为什么挡不住?

赵砚冷眼瞥他一眼,血淋淋的左手扒着他肩膀往旁边一拂,脚步匆匆从他身旁穿过,完全没有解答独鼎分金临死前最后一个疑问的好心。

破风九式,觉醒、记起更多时光回溯能力的赵砚已经了然为何破风九式有那么大的盛名。

其实,只论招式的话,破风九式虽然也很强,但绝对称不上无敌。

赵砚觉醒了更多记忆之后,才明白真正的破风九式是要与时光回溯结合使用的。

对手能挡住破风九式的招式,但时光回溯却能让他的进攻在对手挡住的前一刹那,突然回溯到零点几秒之前,然后突然变招,零点几秒的时间,足够他变招,却不足够对手变招,所以刚才独鼎分金两次看见赵砚进攻的手掌突然一阵模糊,似乎突然间闪到另一个方位,于是独鼎分金的两次拦截都落空了。

短短两招就死在赵砚掌下。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