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82章 妹妹

11个月前 作者:往事书

第八十二章——一妹妹

石磊只觉得政治复杂,不希望自家的宝贝妹妹石蕊姑娘卷进去。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复杂的呢?何况再这样的世道之下,哪里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他总觉得妹妹还是妹妹,是没长大的小姑娘,是小时候一直粘着他一心一意想要让他带着她一起玩的小妹妹。

那个时候石磊可不耐烦这个妹妹了,心里想着啊好烦啊,小姑娘就是这么麻烦,好好的自己去自己房间里玩布娃娃就好了么,非要跟着他干什么?他出去和那些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的那些游戏,哪里适合软绵绵的小姑娘?何况家里的人也只会对他说:“好好照顾妹妹啊!”照顾照顾,小孩子就是这么麻烦!

然而在更深的心底,关于妹妹如此依赖他这一点来说,石磊其实私心里还是十分有成就感的。

——其实石磊想多了。

小孩子往往想要和比自己大一点的大孩子一起玩,因为大孩子毕竟长了这些岁数,玩的花样多,跟着他们会好玩一些。那些所谓的软萌妹妹对顶天立地的哥哥的天然的濡慕之情……很大程度上其实是石磊自己脑补出来的。

而现在小时候软萌软萌的妹妹长大了,遇见的许多事情,也并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抹着眼泪跑回家控诉说“那个谁谁推了我一把,还抢了我的糖”这么简单了。

年岁渐长,石蕊姑娘也渐渐明白,这世界上自己所遇到的不如意实在太多,桩桩件件,并不是每一件都需要对旁人提起。

她会对家人说起学校里的一些逸闻趣事,会对哥哥说起自己的一些交游涉猎,甚至会对向晚晚说起自己一些情窦初开的甜蜜又忧伤的小烦恼。

她学会报喜不报忧。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石蕊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去图书会了。

带她入了读书会的门的吕姐姐每回问起,石蕊也只是推托说功课忙、家里忙、文学社忙,总之就是忙、忙、忙。推托得多了,怕她不信,石蕊甚至还将自己的笔记、未完工的书稿、林涧泉推荐的《致云雀》的原文书展示给她看,说忙说得煞有其事。吕姐姐见状也没有强求,只是带着其他感兴趣的姑娘一起去了。

而每每她们回来之后,便又更是大声地唱着那些《喀秋莎》、《东方红》之类的歌,从此不与石蕊讲话。偶尔在校园里面碰见了,也装作不认识,甚至故意猛然把头扭过去不去看她。

最起初石蕊姑娘伤心了很久。那段时间她还在住宿舍,与那些昔日的好友住在咫尺之内却形同陌路,各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可是石蕊她也犟着一口气偏不服软,僵持了一段时间。正是这段心情的低潮期里,她认识了向晚晚。

心情略微回暖之后,石蕊姑娘觉得这样下去实在没有意思。原先搬到宿舍住不过是向往这样的集体生活,为了那些夜里熄灯之后同道中人的夜话。可事实证明,她们并不是真正的同道之人。

石蕊姑娘便索性搬离了学校宿舍住回家里,乐得清静。

在她收拾行李和书籍准备搬离的时候,吕姐姐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用她惯有的大嗓门,不指名地说,“有些人家长在沪上做高官、在银行当资本家,还每个月领公费,享受民脂民膏,真是脸皮厚!每天口中念着云雀夜莺的,不知民间疾苦,简直是没有灵魂!”

宿舍其他的人都低下头假装看书,没有说话。石蕊姑娘一开始是愣了愣,兀自沉默地想了想,也实在是想不出来该说些什么,只有在收拾完东西出门之后,回头冲里面说了声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世间的事情并不会事事遂人意,可是倘若你事事都去纠结,那就太没意思了。而除了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世界上有意思的事情那可是多了去了。

这些事情自己明白就好,也没有必要非得同人提前。石蕊姑娘想,至于灵魂,那更是极其私密的事情,旁人不能、也不必知晓。

只是回去的途中,想起刚才的那一幕,石蕊仍然觉得十分难过。记得当初刚入学,搬入学校宿舍的时候,互相问过姓名与年纪之后,吕姐姐她要她们这些年纪较小的姑娘们叫她姐姐,平日里头她也总是以姐姐自居,对她们这些年纪小些的姑娘们殷勤照顾。投桃报李,她们互相之间也会相互照应,洗澡时澡堂的小隔间都会帮忙先占一间,吃饭时在学校食堂也会上留个空位。

那时候可能谁都没能想到,还不到半年,她们之间竟然已到了如此地步?石蕊原以为她们是朋友,可到头来原来她们并不是同道。

心头郁郁,终究意难平。

第二天上课,石蕊姑娘独自一人到生活指导组去问,“伙食公费是给哪些学生的?”

那位半工半读的职员很不耐烦地说,“基本上所有在校的学生老师都有公费。”

石蕊又问道,“如果学生的家长在银行工作,有固定收入,也给公费吗”

那位职员这才仔细地端详了石蕊一番,然后才说道,“从来没有人来问过这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什么系的”他写下石蕊的名字后,板着脸说,“你回去写个呈文来说要放弃公费,学校给你转呈教育部。”然后就把咨询窗口关上了。

后来又一次,石蕊经过原来房间,那位姓吕的“姐姐”在她靠门的座位上看到我,大声说,“有的人根本就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是权贵余孽,自己还在那里到处炫耀呢!贪官污吏的女儿!不要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到三天,整个学院同学间便都传遍了,那个文学院的石蕊,去申请放弃公费。有相熟一些的同学问石蕊究竟怎么回事,石蕊姑娘也只是告诉她说,自己只是去问了一下公费的资格而已,并没有多说一句话。那同学神神秘秘地告诉她说,“哎,你不知道呀,听说前进(左、倾)的同学要拿这做个题目攻击教育部呢!”

石蕊姑娘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哦,那我还真不清楚。”

从此以后多年,石蕊决心从不涉入政治。

这些事情,都是自诩为关心妹妹的好哥哥的石磊所不知道的。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有华发如新,倾盖如故。何况即使是知心好友,其实也有一些事情是无法交心的。

石蕊姑娘其实一直觉得自家哥哥对自己操心太过。小时候还好,被别家的小孩子欺负了抹着眼泪回家找哥哥来撑腰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感,那别提有多棒了!可是她现在大了,哪里还有脸做这等没羞没躁的事情呢?

可是石磊却好像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家妹妹已经大了一样,不顾石蕊姑娘的百般抗议,我行我素,依旧如故。石蕊姑娘究其更本,觉得,大概,或者、也许,是她缺一个嫂子、乃至一个侄子的缘故……

是的,石蕊姑娘其实从未放弃过将向晚晚同自家哥哥两人凑做一堆的打算……

然后,石蕊姑娘就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将自己同林涧泉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基本上都同向晚晚讲过了,甚至被她当做素材写进了小说里……可!是!向晚晚却从来未曾向她倾诉过自己的情感经历哪怕一丝一毫!

真是……岂!有!此!理!

石蕊姑娘从来是个行动派,她一意识到这一点,下次在见到向晚晚时,便开始拐弯抹角地提起这个话题。

向晚晚想了想,然而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能够称作确定了一段关系的感情史……在石蕊姑娘的不依不饶下,举手告饶道:“真没有,我发誓!我当时一心学业为重,现在更是一心以工作为重,完全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无论石蕊姑娘如何不依不饶,向晚晚都是这个说法,无奈之下,也只好问道:“那你有想过你以后的……结婚对象会是怎么样的么?这总该想过了吧?”

向晚晚只觉得石蕊姑娘今天不得到一个答案恐怕是不会罢休了,想了想,她决定严肃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

“刚结婚的头几年应该还好吧,两个人无论怎么样生活质量应该都还不错,但是一旦有了小孩可能就麻烦了吧。带小孩带过几年的话我算算……差不多三十几岁?这个时候男人可能身材就差不多会开始走样。不管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人到中年要么太瘦要么太胖,我估计胖的可能性大。这个时候就开始有啤酒肚,慢慢的指不定会查出来三高,哦,你不明白三高是什么?就是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

石蕊:“等等……”

“等什么等,听我说完!说到这些慢性病就不能不说抽烟喝酒史!首先,抽烟的人肯定不可能成为我老公!这个绝对不可以!喝酒的话勉强可以接受。指不定他需要在外面应酬,有时候回到家一身酒气,喝高了说不定还不肯洗澡,那我肯定是不会让他去卧室睡的,只能把他扛到沙发上去,第二天早上说不定整个客厅都得搞一次卫生!”

石蕊:“不是……你想过其他的么?比如说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哦对,工作。大概会是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吧?可是他可能会把自己工作上的一些习惯带到家里来。比如当领导当高管的可能就喜欢指挥人,不过这些都还好吧。刚结婚那几年可能还会意思意思帮着做家务,越往后肯定越懒,一回到家就葛优瘫,踹都踹不起来,只知道喊工作累工作累,电视换来换去总是体育频道。”

“自己不做饭就算了,日子久了又会嫌我做来做去只有那几道菜,一点新意都没有。然后吵一架,让他自己去做饭,他就真去,还觉得自己厨艺很好,瞎嘚瑟几天。结果下了一阵厨房又觉得没意思了,懒癌占上风,吃一阵我的菜,腻了再挑三拣四,挑完又吵,吵了就下厨房,这样循环往复。心情好的时候连个小节都要庆祝一下,心情不好估计都不记得我生日或者结婚纪念日,反正就不要指望生活过得多浪漫呀什么的,这倒也没什么,反正我也不喜欢浪漫什么的。私房钱么,肯定会存一点,悄悄的还以为谁都不知道。当然了,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啦,只要他不拿钱去养女人或者赌博吸毒就行。当然如果他赌博吸毒屡教不改或者有别的女人的话,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是要离婚的。”

“年纪再大点就更顽固了,尤其是各种臭毛病。这时候偶尔还会嫌弃我的穿衣打扮,但其实他自己审美根本就是渣渣。我俩三观差的还不太远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吵吵就过了,但要是三观差太远日子肯定没法过。不过三观差太远也不会在一起吧。年纪更大身体就更差啦,到时候退休了就是个一身毛病的糟老头,啥事都要我照顾。这时候就会乖一点了,虽然还是喜欢念念念,整的跟个唐僧一样。其实男人大多数压力确实比女人要大,他们又不像女人一样懂得科学地疏解压力。所以等老了我身体肯定比他好,据可靠统计女性比男性平均寿命是要长一些的,所以最后应该是他先死吧,估计先是查出个癌症,然后全身检查心脏肺部胃肠哪里都不太好,病来如山倒,住在医院里吸着氧上着监护,哪一次医生没抢救过来,人可能就这么去了。”

石蕊:“……”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向晚晚想了想没什么补充的了,满脸诚恳地望着她,“这是我以前想过的,大概就是这样了,应该很全面了吧?”

石蕊:“你的想法很特别啊……”

石蕊姑娘忽然对自己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绝望——这种一眼能够望到结果的人生有什么好期待的?

向晚晚见石蕊姑娘已然陷入呆滞的境地,遂柔声道:“乖啊,好好回去想想,是不是这样的?”所以别呆在这来打扰我赶稿了!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林涧泉和石磊都在石蕊姑娘令人浑身发毛的眼光里觉得浑身不自在,并在她的督促下开始养成了定期运动的习惯。

当然,这是后话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