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73章 (53)

3小时前 作者:天下天

自从文尧的秘密房间被张扬发现之后,每每想到文尧冷着一张俊脸一本正经的窝在那个满是毛线制品的房间织毛衣的场景,张扬就忍不住心里突突突的有种随时随地想将老婆扑倒的冲动。两人在一起多年,虽然总是聚少离多,但感情却越来越深,老夫老妻了还永远保持在最新鲜的状态,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简直就是娱乐圈里的模范。

一晃眼,又一年过去,按照每年的惯例,两人都回家里和张爸张妈一起过,而张心大学毕业后,去了国外留学,这几年都在国外,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当初说好的他照顾父母,到头来反倒是文尧经常时不时的就去家里陪陪两位老人,张爸张妈有什么急事也是文尧第一个赶去处理。

所以,张爸张妈总是感叹,遇上文尧,不仅仅是张扬的福气,也是他们一家的福气。现在别说张妈,就是张爸也是十句不离文尧,每每在小区中老年聚会或是同事面前,动不动就提文尧,别提多喜欢了。

回家过年本是件高兴的事,不过今年,本来很少有争执的两人,今年却有了争执,就关于给爸妈准备礼物这件事上。

两人已经僵持了一个早上,虽然已经准备了满满一车的年货,可是文尧不知道张扬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的疯,非要将他前不久织的那件毛衣拿去送给张妈妈,这么羞耻的事他能同意吗?死都不要啊。

那是张扬又一次被绯闻。张扬新戏的男二是个小鲜肉,长得特别可爱又好看,老是和张扬帖的特别近,拍戏的时候,宣传的时候,上综艺的时候。总是这样,所以,在明知道张扬名草有主的情况下,依然被很多网友凑成cp,说他俩很配很有爱。那男孩二十刚出头,年轻又阳光,总之不像自己。一时之间两人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文尧心里难受,于是忍不住再次织了件。

文尧织毛衣不是为了给谁穿,那从来都只是他宣泄情绪的一种方式,但一开始就是保姆教他的,而他后来织的也就是保姆穿的那样,结果不小心被张扬看到了,非说那是给张妈妈织的,说了一百遍了不是不是。

总之,文尧快被张扬气死了。

“老婆,你织都织了,不要害羞嘛。”

“害羞你妹!说了不是!”文尧只觉得青筋突突直跳啊,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你要是敢拿去,你大可以试试看。”

文尧冷着脸上了车,他以为张扬一定是不敢拿的,但是……

文尧整张脸都黑得可怕,他失策了。

所以这一路上文尧一句话也不说,不看他不理他,将头扭向窗外,直到看到张妈张爸站在寒风中等待他们的身影,文尧这才稍微缓和了脸色,但对于某人还是爱答不理。

“小尧你们来了。”张妈妈笑呵呵拉着文尧,倒是把张扬晾一边。这房子就是当年张扬买的,离他们家别墅不远,转眼张爸张妈也住了好几年了。

张心不在,但好在还有张扬和文尧,两位老人也特别高兴,一大桌子菜忙碌了一整天,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挡不住。

张扬一抽到机会就堵文尧,“尧尧你别这样,我错了还不成吗?”

文尧直接绕开他,去帮张妈妈去。其实也不是文尧矫情,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至少,让他待会儿别把那件毛衣拿出来,苍天啊,原谅他已经对这货束手无策了。

但是张扬今天真的抽风了。

“妈,你看这件毛衣好看吗?”张扬献宝似的掏出那件毛衣。

“哎挺不错呀,”张妈妈拿起来看了看,淡棕色的,也不花哨,而且特别柔软,一看就是手工织的,“你俩买的?”不过看起来不像啊。

张扬一听,朝文尧挤了挤眼睛,结果人家没鸟他。

“当然不是啦,那是……嗷~”张扬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腰间被人拧了一把,顿时疼的他浑身直抽搐。

“怎么了这是?”张妈妈一脸疑惑。

张扬委屈的看了一眼文尧,这才转身对老妈道,“这个呀,其实是尧尧精挑细选的毛线,然后请人织的,纯手工,特意给您的。”

张扬说完故意得意的看向文尧,果然见文尧紧绷的身体松了下来。

事实上,文尧真的是松了一大口气,一整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张扬说出来。

张妈妈一听自然高兴得不行,文尧见状终于有所松动,不过老觉得张爸在偷看自己,文尧一愣急忙表示,爸爸的毛衣还没织好,下次再带来,这才见两人喜笑颜开的。

晚上,在张扬死皮赖脸的抱着他死不撒手的情况下,文尧终于妥协,唉,就遇上这种人了,有什么办法哩。

“尧尧,别生我气了。”文尧背对着他,张扬忍不住从后面死死搂住,身体整个儿贴得紧紧的。

“别乱动!”文尧终于忍无可忍扭头怒道,混蛋你那东西还能不能再硬点!

“老婆,我想……”

“忍着!”

“非常想!”

“必须忍!”

“好吧,”张扬哭丧着脸,“那你能转过身来吗?”不想对着你的背啊,你背对着我,位置刚刚好,不硬都不正常好吗?

文尧僵了僵,最终还是无奈的转了个身,正对着张扬。

张扬急忙将人拉进臂弯,而后亲了亲文尧的额头。

怀里的文尧却突然一顿,而后在张扬的臂弯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静静的不发一言。

“怎么了?”张扬轻声低头。

“你的胡子该刮了。”

张扬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确实有点扎手,抬手摸了摸文尧光洁的额头,“扎到你了?”

“嗯。”

“明早我就刮。”

“嗯。”

“对不起宝贝,我今天不是有意这么逗你的。”

文尧抬头瞪了一眼,眼中尽是警告的意味,而后却是有些怅然,“你都快三十了,而我已经三十四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啊,”张扬也是一声长叹,“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呢,不过,往后的岁月都有你陪我,不管是风是雨,我们都一起。”

“嗯。”文尧搂住张扬的腰,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突然很满足,“有你陪我一起变老真好。”在遇到张扬之前,他都是一个人,习惯了寂寞,从遇到他之后,他便对那种一个人的感觉充满了恐惧,他害怕一个人。

两人静静的相拥良久,张扬突然道,“又是新的一年,可我那两个愿望还是没能实现。”

文尧抬头看了看某人故作委屈的脸,鉴于现在心情格外的好,于是笑道,“给你一个机会,二选一。”

张扬一听大喜,他一直有两个愿望,一是让文尧叫他老公,二嘛,他想知道文尧当初到底是怎么遇见自己的,因为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真的?”

“嗯。”

张扬想了想,“我想知道你当年暗恋我的原因。”

“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

文尧深吸一口气,反正也憋了那么多年,是时候说出来了,总不能烂在肚子里。

那时候,文尧二十岁,由于前两年父亲的突然离世,文尧不得不从家里走入社会,担起耀文的担子,但由于父亲的离世还有自己经验不足,文尧本身又有交流障碍,不愿意见人,不愿意与人说话,甚至人多的地方他都不愿意出现。很快耀文就落入了低谷,岌岌可危,那时候,不管是公司员工,还是公司艺人,甚至公司高管,很多人相继离开,程冰雨就是那时候离开的。

文尧也陷入了低谷,他本是个淡漠的人,他能习惯孤独,他会拒绝外界的一切,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他的父亲临死前将耀文交给他,这大概就是死人最大的权利吧,他拒绝不了。

他所有的知识,能力,认知,都来源于网络,自学或者家庭教师。他没去过学校,不过他并不羡慕那些人,他那时候觉得自己喜欢一个人,喜欢孤独。

直到一次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男孩,那人就是张扬。

刚上高一的张扬身材已经相当拔高,他总是出现在篮球场上,跑来跑去,一身的汗,灌篮,三分……怎样都帅气,他就是场上的焦点,总有一群女生在一旁偷偷看他。

文尧当时就觉得这人和他是两个极端的。他是阳光,自己就是月亮;他是火,自己也是冰;他在赤道,自己在南极……总之,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

但是,文尧第一次对一个人好奇,离开之后,有种想要再看到他的想法,于是他去了一次又一次,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直到有一日,愣神中的文尧,一抬头就见一个黑影向自己快速飞来,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等到反应过来那是个篮球的时候,为时已晚,根本来不及躲开。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闷哼,接着他只觉得肩膀一重,整个人就被拉了起来。

文尧愣愣的扭头看向张扬,他的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汗珠从发丝上滚落下来,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比自己还高一点,他身体很强壮,尤其是揽着他肩膀的那只手臂。

更重要的是,他的触碰,文尧竟然不反感,这是第一次,也是第一个人,要知道,哪怕是他最亲近的保姆他也不愿意她碰,哪怕自己的父亲,他也从来都保持距离,可是这个人……他却喜欢他碰。

“同学,看球就要认真看,”张扬操着少年特有的嗓音,“不然很容易被球砸到,还有呢,就是离远一点,明白了吗?”

文尧愣愣的任由他将他拉到更远的地方站定,然后愣愣的点了点头。

“我说同学,你不要无精打采的嘛,笑一笑,动一动。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文尧猛的瞪大双眼,却见那人已经转身再次投入战场,有的,只是篮球场上那道帅气的背影。

从此,文尧的暗恋就开始了。他怕他反感,总是偷偷的躲着看,偷偷的看他打篮球,偷偷看他早恋,偷偷的关注着他到大学,到他又谈了恋爱,然后偷偷看着他们约会,直到他们分手,直到最后成了小圈圈。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文尧长舒一口气,悲催的暗恋史。

张扬……张扬直接懵逼了,大写的那种。因为他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事。

高一,青春萌动,懵懵懂懂,男孩子对于漂亮女孩的那种追逐,大概也莫名高涨。

打篮球,帅得没边,还能吸引女同学,比如他高中时候的女朋友,就是这么来的,人家那可是校花级别的。

尤记得,高一那会儿,篮球场上出现一个特漂亮,漂亮得没边的人,反正就是好看到没话说,就是个子特别高。

她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球,一动不动。几个好基友表示,那张脸绝对是绝色中的绝色,可就是个子太高了,有压力,而且打扮太中性了,她看起来特别英气逼人。唯一一个对她有身高压制的,就只有张扬了。

说实话,张扬也表示,那妞太正点了,所以几人一合计,来个英雄救美咋样?

所以那篮球是他们自己扔的,张扬救美是故意的,然后他悲剧的发现这绝色大美女,好像是个男的。所以中途把准备好的词全改了,然后敷衍两句扭头就走了。

然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人,然后就忘了啊,又不是美女,又不是他爱的篮球,或者游戏,一男的,谁记得住?

所以,张扬捂脸,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话说文尧如果知道自己当初是把他当做美女并准备泡他,所以才会有那一出,会不会掐死自己啊?

不过话说回来,千算万算,这人终究被他阴差阳错的给泡到手了啊!只是他十多年以后才知道。

缘分呐!

“想起来了?”

“缘分呐老婆!!!我那时候一定是被一种奇妙的力量所牵引了,不然我怎么平白无故跑过去替你挡球呢?”

“难道不是你乐于助人?”

“绝对不是,如果不是你,我绝对不会管的。”

文尧一笑,也不再纠结。反正他现在很幸福很幸福。

倒是张扬,他表示此事从此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能让文尧知道真相。

“老公,我爱你。”

胸口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似羞涩得不行,又气很坚定的样子。张扬浑身一颤,整个身体都颤抖了,每一个细胞都沸腾了。

我的人生,终于圆满了。

张扬猛的一个翻身压到文尧身上,而后郑重其事道:“文尧,我爱你。”

而后,对着他的唇,重重的吻了下去。

“唔~嗯。”

长夜漫漫,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_→全文完←_←

感谢大家一路相随,希望能写出更好的作品,请关注我的新文哟《一不小心攻了个大魔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