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91章 番外潘西女王与她的骑士(二)

3小时前 作者:郁心璃

“啪!”

“啊!”莱斯特林的情圣王子布雷斯扎比尼先生在响亮的耳光声以及一声高亢的女高音尖叫声中成功的让自己的左脸多了几分“红润”的色彩。

此时甜品店里的人并不算很多,但是无奈他们三个人的动作太大,一时间竟引得众人侧目,不少人隐晦的一边偷窥他们一边窃窃私语。

若是平时以潘西的性格被其他人这样指指点点必定羞愤欲死,可是此刻她却有些怔忪的看了看布雷斯脸上的红掌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完全顾不得其他……她似乎有些意外自己会真的扇了布雷斯一耳光,虽然她觉得这家伙一向很欠抽,可是做为多年的挚友,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伤害到布雷斯……可是,刚才那可是她的初吻啊!

布雷斯似乎也懵了,他看向潘西那张姣好的面庞,神色有些复杂,也不知道是被潘西那下不留情面的耳光给扇懵了还是意外于潘西对于这个吻的激烈反应。

潘西慢慢的放下抬起的胳膊,右手藏在宽大的袖口里握了握,她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布雷斯刚才贴近时的温度,刚准备说些什么,只听又是一阵尖锐的叫嚷声,“啊,布雷斯,你没事吧?梅林啊,梅林啊,布雷斯你的脸都肿了……”

只见那位终于醒过神来的椰格兰小姐以与她身形不相符的速度和力气一把挤开潘西,扑到了布雷斯的面前捧着他的脸大声哭泣了几声,然后转过身伸手就想要往潘西的脸上打了过去……

潘西虽然要比格兰小姐高出小半个头,但是毕竟也是一位身娇体弱的贵族小姐,她长这么大最剧烈的运动也就是骑着飞天扫帚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飞上几圈,从来没有像这样和别人有过如此粗鲁的肢体接触,当下一个踉跄,脚下不稳让她差点摔倒在地,好不容易扶住身后的沙发刚站稳了身形,椰格兰的巴掌就要扇了过来,这忽如其来的攻击让她实在来不及躲闪,就连咒语都忘记念了,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一只手迅速握住了椰格兰的手腕……是布雷斯!

“你在做什么,格兰小姐?”布雷斯一向笑得桃花乱飞的脸此刻难得的阴沉了下来,他盯着椰格兰因为疼痛而越发扭曲的脸庞质问道。

“你,你弄痛我了,布雷斯……”椰格兰不甘地挣扎着,“是她先打你的……”

布雷斯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刚准备说什么,只听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潘西的身后响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潘西?”

只见布雷斯吃惊地唤了一声,“帕金森先生!”

早在帕金森先生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潘西的身子就忍不住僵了僵,毕竟遭遇这样的场景已经很让人尴尬了,更何况她的父亲也在现场,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多少……她转过身小心翼翼地觑视着父亲的表情,“爸爸。”

“你没事吧,潘西?”帕金森先生面色严肃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面色尴尬的布雷斯以及被布雷斯放开了手腕表情不满却又被自己的魔力震慑而不敢动弹的耶格兰小姐。

“我,我没事,爸爸。”潘西故作镇定的说道,帕金森先生在潘西面前一直都是一位和蔼可亲,宠溺女儿的好爸爸,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肃的父亲,就连她小时候不小心打破了帕金森家祖传的一块怀表,父亲也只是抱着安慰当时被吓得哇哇直哭的自己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即使事后他对着坏掉的怀表连连叹气……

“小扎比尼先生也是来买开学课本的吗?”帕金森先生的目光在布雷斯和格兰小姐之间梭巡,并着重在布雷斯有些红的左脸以及格兰小姐已经肿起来的手腕上绕了一圈。

“是的,帕金森先生。”布雷斯连忙恭敬的回答道,他与帕金森先生并不算陌生,他寒暑假去找帕金森庄园找潘西玩耍的时候偶尔会碰到这位对纯种血统有着非一般偏执的巫师先生,他知道这位先生喜欢上进优秀的纯种小巫师,“顺便来购买一些魔药药材。”

帕金森先生点了点头,“对角巷的确是个好地方。”然后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可是事事太上进就不太好了……”

帕金森先生的意有所指让布雷斯因为羞愧,小麦色的皮肤上涌上一抹暗红,衬得他的左脸更加肿了……随后他恭恭敬敬地向帕金森先生行了一个礼道:“谢谢您的指点,帕金森先生。”

帕金森先生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见他虽然气质风流了一些,但是眼神清朗,风度翩翩,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小巫师,就算是比起马尔福家的小子也不遑多让,当下也不多言只对着女儿说道:“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潘西,跟你的朋友道别吧,我们该去其他地方逛逛了。”

“爸爸,我……”潘西并没有很听懂父亲和布雷斯对话间暗藏的机锋,她只是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布雷斯的左脸,又看了看像八爪鱼一样扒着布雷斯手臂不放手的椰格兰小姐欲言又止。

“潘西!”帕金森先生见状不由的沉了脸,他看好是一回事,勾着女儿这样依依不舍就是另一回事了,他又说了一遍刚才的话,“跟你的朋友道别。”

潘西见状便知惹恼了父亲,连忙对着布雷斯和一直对她发射敌意和戒备的椰格兰小姐行了一个礼道:“很高兴认识你,格兰小姐……布雷斯,开学见。”

“开学见,潘西。”布雷斯微微一笑回了一礼,然后目送帕金森父女离开。

“布雷斯……”好不容易送走了帕金森先生,终于可以从那种震慑力里脱离出来的格兰小姐扁了扁嘴,满脸的不甘不满,“他们都是什么人啊,好可怕啊,那个女人可真凶……”出生平民家庭她自然不会认识那位位高权重的帕金森先生,她说着就想往布雷斯的怀中依偎过去,可是她刚一动作就被对方推开了,她顿时神经质地大声叫嚷了起来,“布雷斯,我的手腕好痛!”

“格兰小姐,我该送你回家了。”布雷斯面色如常地说道,仿佛刚才那个以强硬态度对待她的人不是他一样。

“布雷斯……”格兰小姐娇娇怯怯地捂着自己的手腕看着他说道:“我不是说过了,你可以叫我椰……我父亲想跟你商谈一下我们的婚事……”

布雷斯紧盯着眼前这个女孩,目光在她的手腕上的淤红顿了顿,忽然冷笑了一声后道:“好啊,我正巧也有事情想要和你父亲谈一谈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