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一百章 一切从头开始

4小时前 作者:阿卡林型星火

“咲夜她……为什么会袭击你?”

静子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同时也让佑一陷入了沉思。

“虽,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咲夜,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咲夜她,和佑一同学的关系应该不错吧。”

“谁和她关系不错了……”

脱口而出了这句话,但是到最后就连佑一自己都沉默了下来。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好像事实真的就是这样诶……

虽然说一天到晚的争吵不断,但是佑一自己,应该是不讨厌咲夜的吧。

至少是在现在,现在佑一他,已经开始慢慢地接受咲夜了吧!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咲夜还要袭击他,难道说……

难道说她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其实她是TFOG派来杀我的人?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对我下手?!

难道是试图用情感来束缚我的行动意志吗?可是这样是不是显得更加麻烦了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直接在我睡觉的时候杀掉我就行了吧!

“当我发现了佑一同学的时候,佑一同学已经倒在地上了呢,并且咲夜她,咲夜当时的表情……就连我的狙击镜头都抖了一下呢!那种表情,恐怕我,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吧!”

颤抖地说出了这句话,就连静子的声音,都显得惊恐无比。

“狙击镜头?”

“唔……没,没有,静,静子并没有说狙击镜头……呢……”

“嘛……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吧……没错……是很早之前。”

“啊咧?!佑一同学你……是怎么知道的?”

“唔……”

失血过多的佑一此时并没有反应过来,大脑还是处于迷糊的状态,再加上之前的一连串的疑问塞满了他的脑袋,此时的他,又差一点就晕了过去。

“佑一同学你怎么了?!”

静子再一次变得紧张了起来。

“没,没事……休息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就直接倒了下去,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再一次醒过来,佑一就感觉到好多了,至少原本虚弱的身体,总算是涌上了一些活力,而并不是以一种太强烈的沉重感睁开眼睛。

回过头看,静子正趴在佑一的身边睡着了,并且还微微地发出着香鼾,看起来应该是累坏了。

轻轻地揉了揉静子的脑袋,可是没想到,静子突然就和诈尸一样突然抬起了头!

“你干嘛啊!突然这样来一下,我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佑一大声地叫了出来,并且就像是一只小虾米一般蜷缩在床头,一脸惊恐的表情绝对不是骗人的。

佑一一表现出这样的反应,静子马上就在床头趴了下来,并且就像是小鸡一般不停地点着头,非常慌乱地说出了下面的话:

“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佑,佑一同学,真的,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

“呵……”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静子的时候,她也是像这样不停地道着歉吧……

“我想回家了。”

嘴角挂着微笑,佑一说出了这句话。

“啊咧?”

静子惊讶地抬起头。

“可是你……我,我的意思是,总要,总要和医生打声招呼吧……”

“不用了,直接回家!”

“好,好吧。”

看着佑一的气色貌似不错,静子就站起身来拔掉了佑一手背上的输液针,其实静子早就在昨天就已经向医生确认过了,佑一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出院了。

不然的话,静子又怎么可能容忍佑一的这种丝毫不听医生的话的行为呢?

用手捂住了输液的口子,防止还在流动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来,因为是静脉注射,所以如果不摁住的话到时候流出来的血可是很多的。

就佑一这样的性子的话,看到自己的血流成了这副样子,估计又会大喊大叫的吧。

等到血已经不会流出来的时候,佑一大大方方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并且松开了另一只手,将那因为注射还有一点浮肿的手暴露在空气之中。

其实他已经按住伤口十分钟了,这远比需要止血的时间要长得多的处理方式,能再有血流出来的话那还真的是奇迹了。

站起来的佑一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从颈椎里面不停地传来了咔咔咔的声音,看来是因为这么长时间的休整,身体都已经不灵活了吧。

看来身体和脑子一样,如果是长时间不用的话,也是会生锈的吧。

特别是这里。

佑一转过头看向自己还是微微浮肿的手。

“有点儿麻木了呢……”

微微地捏了捏拳头,佑一说道。

“好!现在,就去把我的家,全部都给收拾干净!”

至于为什么要说收拾干净,佑一也不知道,也许是咲夜的袭击,让他实在是接受不了,以至于要将咲夜在他家里所留下的痕迹全部都给清除掉吧!

话说回来复仇,佑一并不想要复仇,如果是别人这样袭击他的话,佑一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罢休,但是当对象换成了咲夜,他却怎么也生不起恨意。

“就当她从来就没有来过吧……”

当时将他扑倒的少女,一个他不得不惹上的麻烦,在这个时候,佑一却升起了一种绝对要将她摆脱的情感。

这是佑一的一种逃避,如果今后再也碰不到咲夜的话,这件事情,也许就可以这样过去了吧。

“好,现在就回去……!”

之前的这句话,也只是给自己找一个理由,也只是找一个让自己安心的理由罢了!

“那个……佑一同学……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回去呢?”

“哈?”

“因为我,实在是,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倏地一下,静子的脸突然变得通红。

“因为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放心不下佑一同学一个人就这样回去呢……这样状态的佑一同学,就像是一个需要悉心呵护的脆弱的婴儿,我,我只是想送佑一同学回去,仅,仅此而已……”

“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婴儿吗?”

“不,不是的,静子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的。”

“好吧……我知道了,那你就来吧……”

到了最后,佑一才非常善解人意地说出了这句话,他已经明白了静子的意思。

嘛……女孩子嘛,总有母爱泛滥的时期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