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561:圣山长老的好手段

2小时前 作者:草上匪

女皇版小丽说的地方在地下更深处,高德怀疑那是条通往圣山的备用传送通道。他呼叫陶特,耗了不少精神观察,证实了怀疑。

“通道很不稳定,只能传送信息和非生命物质。”

陶特的态度颇为不屑:“这帮家伙在世界贝膜上动了不少手脚,跟仙洲人搭建正式通道的手段有很大差别。没有观察到混沌的气息,不过肯定是仙洲人禁止的技术。”

高德之前跟女皇版小丽的口嗨也变成了现实,那三个圣山长老果然有自己的隐秘计划,所以特意用禁术绕开了与仙洲人的关联,这样可以监测和阻止祂们的安全机制就形同虚设了。

小丽把他骗到那里,自然是要在那换回原本形态,安抚和阻止他继续探究圣山吧。

但高德已经不愿意再忍了,反正那处通道无法传送活物,他不可能被凭空拉到圣山去。

激活魂火中的隐匿之力,高德潜入空气,在蛛网般的地下通道中前进。大半个时辰后,终于踏入了与西岭神山前哨基地大厅很像的空间。

这里有道很隐秘也很厚实的大门,不过有魂火感应、超脱视野乃至陶特视角,任何隐秘都逃不过他的观察。至于大门么,当他手按大门请求权限时,大门就自动开了。

他的三级权限并不是万能的,但很显然开启这道大门还在他权限之内。不知道是圣山长老忘记了防备他这个怪物所以没有更改权限,还是这里的权限系统是仙洲人最初设定,祂们没有足够级别的权限进行更改。

刚踏入大厅,原本空荡荡没任何动静的空间就亮起片片白光。

只是在他的超脱视野里。

一个个身影从大厅墙面剥离,在流溢的白光中凝结出类人形貌,全都是战甲傀儡。不过跟西岭前哨基地的战甲傀儡不同,这些傀儡身上流动着白炽光纹,武器也飘曳着莹白辉光。

在魂火感应和超脱视野下,这些战甲傀儡的根底显露无疑,让高德很有些抠脑壳。

这些家伙绝对不是活人,只是傀儡,怎么会拥有近似于刑天的凡人之力?

亮着白光的长矛斧头长刀大剑劈砍过来,高德也没功夫细想。

展开力场盾,另一手没有武器但有凝聚成锤状的魂火,高德直直迎上。

他倒是有信心开个魂火大招就把整个空间荡平,可他是来见小丽的,不是来拆迁的。即便已经做好了被那三个圣山长老注意到的心理准备,能尽量晚点还是晚点的好。

魂火之锤加上力场盾堪堪挡住攻击,高德少有的运用起战斗技艺,很耐心的跟这群护卫傀儡对战。单论技艺的话,他还未必是吕九眉甚至毛绒绒的对手,应付这些机械僵硬的傀儡也只能说是勉强。

魂火与蕴含着凡人之力的武器不断交击,偶尔击中傀儡身体。暗金焰火散作电弧刺击渗透,却始终无法击破流动在傀儡体表的白光。

周旋了十来分钟,高德不仅没能料理掉这些傀儡,还被对方逼到了角落里。力场盾都被砍得滋滋爆鸣,裂纹丛生。

继续下去怕是要闹笑话了。

超脱视野里,空间深处白光隐约还在涌动,似乎还有更多力量即将传来,激活更多傀儡。高德不敢再磨蹭下去,也顾不得搞出大动静。手掌魂火暴涨,把一部傀儡拍得嵌到墙体里,顺手夺过傀儡手上的短斧。

武器终究只是一般的白器,被高德的强大魂火一冲,斧头飘溢的白光就变换成了金焰。

金焰短斧连续劈下,每一劈都如雷轰鸣,炸起大片火星。承载着白光的特制陶钢被轻松破开,关节断裂零件破碎,围住高德的傀儡不断倒下,变作毫无生气的工业垃圾。

这些傀儡并不是之前接触过的信使,就是没有独立意志的战甲傀儡。在力量和防护上,比西岭神山前哨基地的傀儡强得有限。真正特别的是它们无法被魂火控制,甚至排斥魂火,自然更不可能认可高德的权限。

抡着斧头干掉放倒了十多部战甲傀儡,高德有些头痛。搞出这动静把信使招了出来,后面怕是没完没了。关键是小丽怎么还没露面。是还没来得及转换形态,还是转换了形态又忙着化妆?

杂念骤然被新的发现压下,高德蹲了下来,从一堆破碎零件里扒拉出什么东西。

是颗比拳头小一圈的浑浊水晶,乍看不起眼,却让高德心口像触电般的惊悸不已。

这是仙洲人的遗物严格说是遗骨,圣山曾经在伏牛山用来布置大阵遏制混沌之气,他也是靠吸收了某位仙洲人先辈的遗骨,才激活了仙洲人权限。对了这位先辈也姓高,曾经他还以为就是他的血脉先祖。

尝试用魂火触摸,金焰刚刚渗入水晶,只是极为细微的一缕,水晶就喀喇碎裂。

高德低低骂了声我草,从另一堆破烂里扒出第二颗遗骨。

这次的尝试更加小心了,不过结果还是魂火刚刚渗入,水晶就瓦解了。

看来这些遗骨跟上次圣山在伏牛山大阵用的不一样,已经作了特殊处理,处于完全“封装”的状态。只要有外力渗入就会碎裂,不管外力是凡人之力还是魂火之力,或者

等等

高德忽然一个激灵,或者就是用混沌之力封装的?

所以这些仙洲人先辈的遗骨,其实是圣山三长老污秽之后制成只受祂们控制的战甲傀儡,用来逃避束缚祂们的律条。

如果陶特的观察没错,那真相就该如此了。

他继续在垃圾里搜寻水晶,这也算是圣山三长老反叛的证据,拿到手里总会有用处。

找到一半的时候,远处墙面白光流转,凸突出人身轮廓。

本以为是信使,高德退步戒备,下一刻却放松了。

那是个熟悉的窈窕身影,散发着冷白光芒,像是人形冷月。等完全脱离墙面,向高德款款行来时,白光渐渐褪却,高德更熟悉也更亲切的小丽现身。

“你为何要破坏它们?”

小丽语气竟然冷冷的,“这些都是圣山先辈为悼念先辈作的棺傀,是不会伤害你的。”

高德愕然,感觉小丽有些不对劲。

至少没怎么长眼睛,这满地的武器,还有战斗的痕迹,不都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吗?

“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小丽接着问,看着他的眼神颇为疏离。

都忘了她是在演戏,暂时还得配合她。

高德暗暗苦笑,顺着她的话说:“是女皇告诉我的,现在女皇也认可我的看法。圣山有问题,想夺取女皇解离之力的控制权。如果让祂们得逞,女皇会跟你一样不,或许更糟糕。”

小丽摇头:“你就喜欢瞎想,圣山哪里有问题?”

高德气苦的道:“我们没多少时间了,长老们正在把选中的羽林卫传送到圣山,利用他们排挤女皇的控制权。不要再说有的没的,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女皇出了问题,你也难保啊。”

他这几乎都是明示了,可小丽显然不愿认输。

她仰起下颌,带着淡淡不屑,又有一丝不满的说:“这里是圣山讯所,我在此静养,避免残存的冰雪之力散逸。我都自身难保了,为什么还要帮你保住她?”

啊对对对

辛苦你跑来跑去换装玩精分了,总得撒撒娇吐吐槽。

高德自然乐得配合,笑道:“你跟她又不分彼此,连我这件私人用具都愿意分享,又怎么会坐视不理呢。”

小丽沉默了,气息渐渐不对起来。

冰寒在她身上急速凝聚,以至于她的银瞳都光亮大作宛如寒冰之焰。

她冷声道:“我怎会与她分享你?你是独属于我的,任何人包括她,也休想沾染!”

高德急得想跳脚,现在哪是玩这个的时候啊,姑奶奶!

“长老可能快被惊动了,我们还是办正事吧!”

他催促道:“在这个地方能做点什么?至少先阻止羽林卫的传送!”

“你没听清楚吗?”

小丽凭空浮起,朝着高德飘来,语气比裹在身上的冰寒气息还冷:“她是如何下场与我无关,你既来了,就留在这里守着我!”

高德终于感觉不太对劲了,下意识退步,同时展开超脱视野。

没问题啊,眼前的小丽还像以前那样,就是片清冷白光,几乎要闪瞎他的视野。

背后的墙面轰隆闷响,滑开一道门,高德刚刚退出超脱视野,只感觉后面有人来不及看。

背上一软,带着清香的温软身躯紧紧靠住他,就听小丽说:“我来了,事情有点咦?”

没错,背后又有个小丽!

没得说,背后这个肯定才是真的。

高德赶紧把她拉进怀里,感受着温热血肉,心里顿时踏实了。

不过怎么会冒出另一个小丽?

“怎么会怎么可能”小丽也完全呆住了。

“赝品”伪小丽停步,不屑的道:“只是让你临时顶替我,你却妄想替代我。”

高德很想笑,这个伪小丽还想装下去呢,刚才都是副病娇模样了,哪是他的小丽?

下一刻他笑不出来了,他清晰的感应到怀里的身躯畏缩了下。

只是很细微的动静,但没逃过他的感知。

被说中了?怀里的小丽才是假小丽,前面的伪小丽竟然是真的?

他差点也脱口而出“怎么会”、“怎么可能”了。

“长老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

怀里的小丽忽然摇着头低声说:“我还抱着一丝期待,期待祂们并不是那么决绝,怎么”

高德又松了口气,这个定然是真的。

“你还在怀疑我?”

小丽感应到了,瞪着他满脸嗔怒。“这么明显的假货你都分不出来?你对我到底是用心还是用脚后跟呢?”

“这这,我哪知道会多出来一个啊?”高德喊冤,倒是笃定下来,至少现在能分出真假了。

不论言语气息,只看外表,怀里的小丽显然要鲜活得多。

而且真正的小丽,其实就是女皇,这点绝不会搞错。

“果然是祂们的盘算。”伪小丽轻咬红唇,眼圈竟然微微泛红了。

“也罢,就在这里解决问题。”她轻声说:“一切问题,也该解决了。”

高德的心又不踏实了,似乎又有很多内情他并不清楚。

伪小丽挥手,顶壁、墙面和地板亮起道道白光,急速蔓延。

转眼间,整个空间浸泡在冷白光辉中,除了三个人之外,其他事物尽数消失。

看看怀里轻咬红唇心事重重的小丽,再看看前方哀伤难掩的小丽,高德心说这就是圣山长老的反击吧,真是好手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