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完】

3小时前 作者:云天恨

黄沙卷地,夕阳胭脂点点洒落,明明那么美却倍显苍凉。睍莼璩晓

至高神步步走近,眉目阴鸷,听着远方传来的细微响动,眸子里闪烁着丝丝幽深寒芒,对着陆狂颜和君轻邪道:“就这么杀了你们,本神好像不太甘心。”

“一个背叛我,一个让我最得意的属下背叛我,唉,自相残杀怎么样?”至高神笑得分外残忍,弯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君轻邪:“君轻邪,你为她步步为营,耍遍心机,她若是杀了你,你会痛呢?给你一个机会,杀了她,否则我会让她杀了你。”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君轻邪拥紧陆狂颜,摇头:“没能杀了你是我们失算,但是想让我动手杀了她,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百般疼宠奉若至宝的女子杀了你吧。”至高神笑得嘲讽,掌心一转,陆狂颜被强行拉离君轻邪的怀抱,与至高神对立,至高神的眼瞳闪着幽光,强大的精神力侵入陆狂颜的脑海熨。

至高神退后两步,陆狂颜跌倒在地,捂着脑袋,白皙的脸庞上不过一会儿就布满了汗珠,鬓角都是湿的,痛苦的表情宛如深深坠入一场噩梦之中。

君轻邪想过去抱她,至高神手一张,一道光球打入君轻邪的身体里,将他定住。

陆狂颜苦苦挣扎,那侵入的精神力让她觉得脑袋都要炸了,两股精神力对抗着,陆狂颜自知不敌,让平日存储在精神空间里的所有精神力倾巢涌出姐。

不再白费力气的驱走脑袋里的外来入侵者,让它与自己的精神力争斗,如同两股对接的电波,谁强谁弱自会见分晓。

表情不断变化着,至高神站在一旁暗自心惊,没想到陆狂颜竟然能抵抗自己那么久。

于是,再注入更多的精神力,原来处于下风的外来入侵者立刻强势起来,逼得陆狂颜的精神力节节败退,最后,至高神的精神力如潮水席卷而过,将自己的精神力吞没。

陆狂颜的表情登时空洞起来,视线没有任何焦距,游离于天地之外,只是嘴里默念着什么,帝绝自天边飞来,身后跟着盈风。

“吾主。”帝绝上前去,抱住陆狂颜,想要探清她体内的情况,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开。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脑海里一片空白,耳边不断的回荡着这句话。

陆狂颜离君轻邪越来越近。

“不,不要......”陆狂颜分明看到自己让帝绝变成长剑,握在手中,朝君轻邪刺去。

冰冷和恐惧遍布整个身体,陆狂颜想要停止自己的动作,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掌控自己的身体,伸手想要触摸着什么,周围暗红色的栅栏渐渐显露出来,她才发现自己被禁锢了,灼热的能量将手都烧红了。

离君轻邪一步之遥,长剑举起。

“不!”陆狂颜嘶吼着,呐喊着,接着,天地寂静,重重的心跳声一声强过一声。

双手不顾灼伤自己的力量,狠狠的努力将铁栅栏掰开,陆狂颜不停的对自己说:“用力点,再用力点。”

长剑已经要刺下,离胸膛只有微毫。

“啊——”一声长啸在天地间回荡,铁栅栏露出一人大的洞,陆狂颜从那勉强可容纳自己的洞里钻出去,张开双手,金光弥漫,所有意识和力量全部回笼。

“狂颜。”正要与四不像缠斗的青尊欲要阻止陆狂颜的动作,却发现那将要刺入君轻邪心脏的剑刃反手一转,直扑向至高神。

“怎么会?”至高神呆愣愣的望着陆狂颜,接着,腹部一痛,鲜血流出。

王者宝剑所留的剑痕,哪里是好治愈的,至高神挥袖,劲气将陆狂颜弹开,用手握住飘摇的剑柄,用力的一拔,丢在了地上,鲜血横流。

“竟然被伤了。”至高神捂住伤口,目光里闪着狠绝之意:“好,很好,你们都去死吧!”

毁天灭地的力量袭向陆狂颜,陆狂颜只感觉到死亡气息扑面而来,将自己笼罩着,她微微一笑,眸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默念了几句,地上的剑飞起,轻微一晃,化为万剑,万剑齐齐出鞘,朝着至高神扎去。

做完这一切,陆狂颜仰天大笑,这一击至高神躲不过了,就算自己死了他也会受重伤,没有百年休想出来害人,君轻邪一定可以逃走的。

缓缓的闭上眼睛,她的唇边仍旧挂着微笑,以这样美丽的方式死去已经是来之不易,该满足了吧!

君轻邪,要记得我,我下辈子再来找你。

不知道,自己死了还能重生吗?

爆炸声响遍天地,陆狂颜想:自己大概正在走向灭亡,然而,自己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疼痛,而是温暖的怀抱还有温柔的男音:“小颜儿,没事了!”

睁眼,强光射入眼眶之中,让她忍不住想流泪,她颤抖着,感觉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拥得更紧。

当强光减弱,陆狂颜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吞天霸焰和千年元火从至高神的背部融入到他的身体里,身体被烧出大洞。

神尊强者,魂飞魄散。

“狂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夜九凰忍不住给陆狂颜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她都以为自己的呼吸停止了。

陆狂颜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有着劫后余生的梦幻般的表情,露出大大的笑容:“我没事!”

“哦,陆狂颜大人万岁。”大陆中欢呼着这一句,经久不息,陆狂颜发现自己的师傅母亲还有朋友们都在悄悄的抹泪。

所有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干!”华丽的宫殿里,所有举着酒杯,为以后幸福美满的生活欢喜庆祝。

夜深人静,无不是醉的东倒西歪,大厅里睡得满满的都是,连床都不需要,酣然入梦了。

陆狂颜怀孕,大家都一致让她泯了一口酒,不让她多喝,虽然她还偷喝了好几口,但没醉。

“小颜儿,去休息吧!”君轻邪轻轻抚摸着她的手,为了照顾孕妇,他有了特殊待遇,也不用喝那么多。

“母亲在外头,我去看看。”陆狂颜摇头,目光转向门外被一撇月光拉长的身影,影子随着被风拂得婆娑的树影而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君轻邪轻柔的为她搭了件披风,才让她出去,陆狂颜走过去,仰头看着望月的陆奇宣,道:“母亲,天色很晚了,去睡吧。”

陆奇宣却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轻愁:“至高神已死,我还是未能见到你父亲,你说他到底在哪里呢?”

君轻邪双手负在背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陆狂颜的身边,笑了笑,道:“岳母大人不用担心,岳父大人现在很好。”

“你知道他在哪儿?”陆奇宣眼睛一亮,从树下跳下来:“快带我去见他。”

“岳母大人,岳父大人被至高神锁在独立的空间里,唯有至高神一死,岳父大人才能从空间里出来,如今至高神已死,我已传信给岳父大人了,岳父大人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君轻邪微微一笑,掐了掐手指,道:“过会儿就该来了吧。”

“真的吗?”陆奇宣欣喜无比,却突然从纳戒里拿出一面镜子来:“狂颜,你说母亲现在好不好看?有没有很狼狈?头发乱了没?衣服脏不脏?我要不要先去焚香沐浴,好好打扮一下?”

陆奇宣一失以往淡定作态,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她拔下头上的银簪,将头发重新绾了几下,有些着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沐浴还来得及吗?”

“母亲,你现在很好看。”陆狂颜抿唇偷笑,眉眼弯弯,却被君轻邪抱起来,道:“岳母大人,我先带狂颜去休息。”

说完,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陆奇宣正疑惑着,却听身后有人在唤:“宣儿。”

陆奇宣身子一僵,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仔细的凝神静听,生怕方才是自己的错觉,连回头都不敢。

细腰被人从背后环住,真实的感觉让陆奇宣想尖叫,她先是笑,接着又流泪了,表情十分古怪。

“不哭。”如沐春风的声音一如当初温柔,陆奇宣的身体被人扳过去,身后的男人扶住她的双肩,声音是久远的怀念:“宣儿,我回来了。”

陆奇宣终于忍不住,扑进那人怀里大哭起来:“千寒,我终于等到你了。”

月光之下,紫衫风华,卓然独立,俊美的容颜让天地为之失色。

&&&

君轻邪为陆狂颜更衣,抱着她爱不释手的亲了亲:“小颜儿,云消雾散,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嗯,杀了至高神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吗?”陆狂颜凝眸看他,嘟着红唇:“我可没什么规划,你是一家之主,要听你的。”

“小颜儿,我想跟你一起过两个人的日子。”君轻邪轻轻皱眉,埋怨道:“人太多,打扰了我和小颜儿的独处,真是不爽啊。”

“嗯,然后呢?”

“没有然后,该看眼前。”君轻邪吻她,将纱帐放下。

“小颜儿,今晚为夫温柔伺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