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1046章 结局

2小时前 作者:墨小日

“新娘上错花轿了,赶快拦住雨生的花轿,别让他们走远了,赶紧换过来。”

“皇上,已经来不及了,庄贤王应该已经到府了,还是让奴婢派人去吧。”

“好吧,快去。”

“你们,把新娘的盖头重新盖上去。”花萼吩咐身边的人说,“你们,让花轿不要走,然后把新娘给抬到庄贤王府,把皇后娘娘给换回来。”

“是!”几人听了花萼的话都散开了去做事了。

“皇上,奴婢马上准备一下,再取一盘干果过来。”

“好,你去吧。”真是,好好的,怎么会弄错新娘了嘛。真该死,自己怎么这么大意?

庄贤王府

“恭祝王爷、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喜娘在床边撒了些干果便出去了。

王爷?王妃?什么时候自己成了王妃了?难道……暗夜猛地一把扯下自己的盖头看着四周,不是熟悉的环境?不是曾经的皇宫?是完全陌生的府第?这里是庄贤王府?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自己进错了花轿?糟糕!抬头看向林雨生,十年了,他的确变了,变得成熟了,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仍然是林雨轩,那个有点傻、有点呆、有点孩子气的林雨轩,看他一脸愕然的表情,应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来人——”暗夜朝门外喊去。

“为什么要喊人?”林雨生傻傻地问。

暗夜给了他一记白眼,不去理他。

林雨生不懂皇嫂为什么不理他,也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皇嫂做事,总有她的道理,总之,都是对的。

门外的丫鬟问:“王妃,何事?”

“你们全都给我进来!”暗夜冷冷地下令。

好冷啊,王妃也很冷?以后这里可要成为冷血家庭了,一个王爷就已经够她们受的了,再加上王妃,还让不让人活了啊?我们,真是命苦啊。

丫鬟走进来问:“王妃,您找我们有事?”

暗夜白了她一眼,心想:没事?没事我让你们进来干嘛?没事找抽啊?“你,去吩咐一下,让轿夫都别走,我不是你们的王妃,新娘上错花轿了,你,把盖头给我盖上,让轿夫待会儿抬着去皇宫把你们真正的王妃给换回来。”暗夜逐个吩咐道。

“啊?”众人面面相觑,还第一次见过这么有主见的的女人耶,简直与皇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是皇后,倒不如说她是领袖,因为她有领导的风范,不过,就是太冷了,哈哈,幸亏她不是王妃,随口便问,“真的?你真的不是王妃?”

“嗯?”这是什么口气?好像是……兴奋?对,就是兴奋,为什么听到我不是王妃后会这么兴奋?自己难道就这么不受欢迎吗?抬眼望向林雨生,冷冷的,也难怪,家里的冰库太多了,实在不再需要了。

皇宫(凤仪宫)

林雨轩小心翼翼地用称杆挑干盖头,看见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终于出现在眼前,喜极而泣:“枫儿,真的是你?”

“那你以为会是谁?难道你想你娶的人会是翎儿?”暗夜好笑地看着他问道。

“我以为……枫儿,你不知道,刚才我看到是洛翎的那一刹那,我都快被吓傻了,好端端的,你们怎么会上错花轿呢,枫儿,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的啊,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呵呵,你对我果然是真心的,那我就可以放心地让我这颗心有一个安全的港弯了。”

“嗯?”林雨轩不解。

“来,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记住,以后不许给我出去拈花惹草,否则,我绝不轻饶!”暗夜冷冷地说。

呃……这哪里是个女人啊?简直就是个女王啊,让人哪敢不从啊?我林雨轩这辈子难道就被这个妖精给吃透了吗?唉,没办法,老婆发话,哪敢不从啊?

“呵呵,我哪敢啊?”林雨轩笑笑说。

“谅你也不敢,早点睡吧。”

“枫儿,你要知道,我也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常男人,也需要生理需求的,我这十年来一直是守身如玉,为的就是今天,枫儿,你可不可以体谅我一下?我……”

暗夜亲自覆上唇,说:“我了解,我懂,轩,我一直都了解,不瞒你说,其实在这十年里追求我的人一直都不曾断,可是,就是因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动摇的,所以我仍是没有答应他们,你可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林雨轩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盯着暗夜说:“枫……枫儿……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吻我……”

“想知道为什么吗?”暗夜看着林雨轩说。

“为什么?”林雨轩天真地问道。“我很想知道。”

“因为——”暗夜神秘地一笑说,“我爱你。”

“什么?”

“我爱你。”

“我也爱你。”

“那你会爱我多久呢?”

“生生世世,长长久久。”

“可能吗?”

“当然可能了,枫儿,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才在一起,难道你还不肯相信我的对你是真心的吗?”

“我当然相信你了。”

“那你还等什么?”

“什么意思?”

“嘿嘿……”

“你……你笑什么?”暗夜防备地看着林雨轩,感到危险在靠近,不禁向里靠了靠。

“你说呢?”林雨轩似笑非笑地向暗夜靠近说,把暗夜挤得无处可逃。

“你要干什么?”不可否认,他长得越来越迷人了,性感的薄唇,让人有一种想要亲一口的感觉,暗夜暗自吞了吞口水。向后退去。

“你觉得呢?”林雨轩邪牙地笑着向暗夜靠去,并手脚齐用。

“啊——你——色狼!”

“哈哈哈……”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呢?我林雨轩何德何能有如此娇妻?上天真是对我太好了!我发誓,今生今世只爱枫儿一人,永远不改变。

八年后

“皇嫂,怎么不见皇兄?”雪儿笑着问暗夜。

“他在大殿和大臣们商讨事情。”最近轩好像特别忙,不知道会不会太累呢,得给他好好补一补了。

“唉!轩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还没学会怜香惜玉啊。”雪儿讽刺道。

“怜香惜玉?怜香惜玉也要看看是对谁,对我?没这个必要!”暗夜冷冷地说道。

“哈哈,是啊,枫儿自己就可以独挡一面了,怎么还需要我来怜惜了呢?”林雨轩笑首走过来,拥着暗夜说。这八年来,枫儿将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还帮他处理了不少朝廷的事,有了她的帮助,自己都可以轻松了许多呢。唉,我的枫儿就是这么聪明。自己都是有些嫉妒她了。“不过,我可是真心爱枫儿的啊,雪儿,你可不要来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啊。”

“呵…如果皇兄和皇嫂之间的感悟很好的话,即便我再如此挑拨你们,你们的感悟还不是和以前一样?用得着我挑拨吗?还是——皇兄你做贼心虚了?”雪儿不怀好意地说。

“哎哟,雪儿,你就饶了我吧,怎么你一开口就没好话啊?尽跟我对着干。”林雨轩头疼地说。

“那是你自己心虚!”苏慕雪毫不示弱。

“枫儿,我没有——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暗夜转移话题说。

“哦,今天和些大臣商讨禅位之事。”

暗夜疑惑地看几林雨轩,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啊,不把皇位禅让给风儿,我又如何与你游戏江湖?”

“你把皇位传给了风儿?”暗夜有些意想不到。

“是啊。”林雨轩点点头。

“为什么这么早?想当初那老皇上传位给你的时候他五十多岁了呢,你现在才四十多,是不是太早了。”

“不早了,我当时即位时就已经二十岁了。论年齿,他可以为储君了。”说着在暗夜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纠正道,“什么老皇上?叫父皇!”

“哼!”暗夜不屑地冷哼了声说,“可是……”

“枫儿,你知道吗?多林雨轩只想与你携手闯江湖,不管天涯海角、地老天荒!”

“这……这真的是你所想吗?”暗夜有些感动。

“怎么?难道我不配吗?”林雨轩有些伤心地问。

“不是,是我不配!我是个杀手头目,怎配你如此待我?”

“我不介意。”

“真的不介意吗?你真的不介意我是个杀手?”

“真的,我不介意,枫儿,我要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身份,所以,坎你是杀手也好,大家闺秀也罢,我爱的是你、我娶的也是你,而不是你的身份。”

暗夜感激地看着林雨轩,许久,淡淡开口道:“谢谢你,轩。”

“哈哈——想不到冷面杀手暗夜也会有如此的小女人娇态,哈哈——”洛翎由丈夫林雨生搀着走进凤仪宫说。

“你——”暗夜看着洛翎微隆的小腥,笑道,“翎儿,好久都不曾和你打过架了,手好痒啊,不如——你陪我打一架吧。”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洛翎。哼,敢挑战我的耐心?翎儿,是不是皮痒了?

“好……”洛翎担忧地摸了摸小腹说,“好啊。”说着向暗夜走去。

“翎儿,回来——”林雨生担忧地把洛翎拉到怀中,抱歉地对暗夜说过,“皇嫂,对不起,翎儿一时鲁莽,请皇嫂莫怪,她现在有孕在身,阴晴不定,刚才她的鲁莽,我代她向你道歉,还请皇嫂高抬贵手,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就放她一马,好吗?”

“翎儿,现在谁是小女人娇态,还不一定吧?我觉得比较适合你,躲在丈夫的臂膀下,和婚前大不一样了耶。”

“你——”洛翎缓缓气说,“我不生气!生气使人老得快。”

“妈妈……”人未到声先到,只见轻风带着弟弟林亦寒。

暗夜微笑着向他们走去,抱进亦寒,转头问轻风:“轻风,怎么现在还有时间玩?你父皇不是已经把皇位传给你了吗?怎么?你很闲吗?”

“妈妈此言差矣,风儿不是很闲,风儿忙得很。”轻风抬眼看了看暗夜似要说话,便开口道,“可是,风儿是忙里偷闲,妈妈不是跟风儿讲过‘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嘛,所以,妈妈,风儿不是在闲着,风儿是在休息。”凌轻风一本正经地说。

暗和看着轻风,半天无语,最后欣慰地笑笑说:“风儿,你真的很让妈妈感到意外,你远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我为你感到欣慰。”

轻风自豪地拍拍胸膛说:“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妈妈最值得骄傲的儿子,凌轻风是也!”

林雨轩皱皱眉,不满道:“儿子,你可是我林家的后裔,姓凌?是不是与祖制不符?”为什么要姓凌?难道……枫儿是姓凌吗?不过,自己好像真的不够关心她,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叫暗夜而已。

轻风一挑眉问:“怎么?你不服吗?”冷冷的口气,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你是我林雨轩的儿子,姓氏,是不是也应该改过来啊?”这个儿子,真是要命啊,为什么总是如此天不怕地不怕啊?好像和他那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他,冷漠、淡然、目空一切,好像一切事都与她无关,可是又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似的。

“提醒我?我自己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还不至于让你来提醒我。不过——刚才你说到姓氏,我觉得这个姓氏也不错啊,姓凌和姓林有什么关系吗?一个父姓一个母姓而已,也没什么两样,毕竟凌和林是音有些相同,所以,应该没这个必要吧?”

“可是,你毕竟是林家的子孙,姓氏不改,将来难上牌位啊。”

“既然要改,那也得遵从妈妈的意见呢,如果妈妈同意让我改为林姓,那我便改,如果妈妈不同意,那我就不改了。”

“枫儿,你看,这……”林雨轩有些犯难地看着暗夜问。

“其实,当初我为他起名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让他姓林。”暗夜淡淡地说。

“什么?”林雨轩不可思议地看着暗夜问,“为什么?”

“因为……”暗夜陷进了深深的沉思,想起了母亲临死的那一晚说的话:

“枫儿,如果以后……你的丈夫负了你……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孩子与他姓……省得落得和妈妈这般下场,妈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该认识你们的爸爸,更不该爱上他,更加不该嫁给了他呀!妈妈好恨、好恨!”

“妈!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怪自己,要怪,就怪命吧。”从今天开始,我就逆天而行!!!老天,我恨你!

“你,不怪我?”

“不怪,枫儿只怪天,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硬要让妈妈和爸爸相爱,却不能厮守一生,以后,他,不再是我的父亲,他是我的敌人!!!敌人!!!”

“枫儿,答应我,以后等你有了儿子,长子一定要让他随你姓,让他来延续我们凌家的香火,知道吗?”

“我答应你。”

……

“因为什么啊?”林雨轩问道。

“因为,这是母亲的遗言,不能违背的。”暗夜喃喃道。

“遗言?”林雨轩疑惑不解。枫儿的母亲为什么要让我和枫儿的第一个儿子随母姓?

“是的,母亲临终前曾告诉过我,以后,如果我有了儿子,一定要让长子随我姓,以此来延续我们凌家的香火。”现在想来,也许这一切,妈妈早已料定了吧?穿越。

“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