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情书库

第101章 番外—秦小公子成长史

9天前 作者:伊人睽睽

秦小公子叫秦珏,母亲是圣上最宠爱的宜安公主,父亲是立过从龙之功的英国公。他自来便是含着金汤勺出生,锦衣玉食,富贵琳琅,这一生就算做个纨绔子弟,那混个爵位也是不愁的。

但他当然不是纨绔子弟。

秦小公子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在太学院的功课,那也是一等一的好。说起来他好好一世子,怎么读个书还要跑太学院去,那也是有辛酸由来的。

宜安公主总是跟秦珏感慨,“你看皇家那些孩子,刚出生就离了父母的身边。我认识的公主,就没有亲自养孩子的。”

她感慨完了,话锋一转,“但我不一样!我对你特别好,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所以你得听我的话,你知道吗?”

个子还不到公主腰部的秦珏仰头,辛苦地看娘亲,“是么?”他娘居然把他一手带大?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

宜安公主扬眉,不许他质疑自己的话,“在你两岁前,你都在我跟前长大的。那时我为了养你,吃了多少苦。我都没跟你算!秦珏,你得补偿我。”

秦珏很怀疑娘的话,娘素来喜欢哄骗他、欺负他、占他便宜,关乎自己是不是娘亲自带大这个问题,秦小公子决定等爹回来后,偷偷问爹。

他现在先要把娘给哄好,“孩儿长大了一定好好孝敬娘亲!”

“不用你孝敬,”宜安公主看他,“反正我有你爹。”

“……”秦小公子嘴角抽了抽,被娘提到爹时那发亮的眼睛给刺了一下。

公主继续跟他讲,“你只要听话,不来烦我和你爹就行了。”

“……”娘亲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太懂。

公主直白地要求,“等你爹回来,你就去跟他说,你要去太学院读书!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总呆在家里。”

“可是娘,我才五岁啊。”

“五岁已经不小了!秦珏,你不是要做个男子汉么?看,路就在你脚下,娘亲我已经给你指出来了!你要超越你爹,就要从现在开始努力……”宜安公主口才甚好,给儿子忽悠出一个光明远大的前景。

公主的侍女们不忍直视地别目,秦小公子却被娘鼓舞得意气风发,恨不得立刻提把剑出去报效国家。

但是惯于娘总是骗他的作风,秦小公子还有警惕之心,“为什么是我跟我爹说,不是你去说?你是不是又在哄我骗我爹啊?”

宜安公主深吸口气,这个小孩子真是太不乖了!

哈!骗秦景?她用得着骗吗?秦景和她心意相通,这个破小孩懂什么?!

公主耐心告罄,“秦珏,实话告诉你,是这样的——你每天时时来烦我和你爹,我和你爹都不堪其扰。你爹脸皮薄不好说你,就委托我来向你说明实情。你看你也长大了,该学点本事了,不要总在家里晃来晃去。”

“……”秦小公子惊呆了。

原来他在家里,这么不受爹娘的欢迎吗?

娘还说从小带大他……他真的不是捡来的吗?

还有爹……爹居然也嫌他烦……

秦小公子被自己的亲娘打击得一言不发,一张小脸紧绷,忍着眼中热泪,失魂落魄地走了。他娘还在他身后追一句,“你要自己跟你爹说哦,要敢作敢当,不要推卸责任!”

待小世子被自己的娘骗走后,锦兰面对着心情极好的公主,不忍心道,“世子只有五岁,公主真的要送世子去太学院吗?”

公主觉得奇怪,“难道他每天在家里坐着,就可以成为一代伟人?”

秦景上朝回来后,见公主时,提到儿子,声音顿一下,“他说要上太学,眼里还有泪水,问他为什么也不肯答。阿离,你是不是对他说了什么?”

“哪有!你不要冤枉我!”公主理直气壮,“他去读书,走的是大家都应该走的好路。这样多好,正好留给我们二人空闲时间……咳咳。”她意识到自己洋洋得意下说漏嘴了,连忙转移话题。

秦景抬了抬眉目,若有所觉,一言不发就往外走。公主即使补救,一把扑上去从后抱住他的劲腰不让他走。

适逢锦兰领着侍女们送洗漱用品来,见到此幕慌忙避开,而驸马大人的眼角腾地一下就飞起红霞,比侍女躲出去的速度还快。

秦景低声,“放开。”

公主坚决不能放,语气飞快地解释,“秦珏该去读书了!我是他亲娘,我会害他吗?他一个男孩子,太学院是洪水猛兽,会吃了他吗?你要他像你一样目不识丁吗?秦景,你太自私了!太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了!”

公主倒打一耙的功力,秦景向来望尘莫及。

“你若真想他读书,可以在家中为他请先生。”秦景转身,耐心哄公主。

公主笑着将手搂着他脖颈,挂在他身上晃了两下,“哦,你放心我在家教他啊?”

“嗯?”秦景没听明白。

公主一脸无所谓道,“我还好啦,陪人读书什么的,我最擅长了。侍卫大人你的学问,不就是本公主亲自教出来的吗?”

秦景抱着她的手臂一紧,预感不太美妙。

果然公主笑嘻嘻道,“我要去找一找我的可爱话本们,拿来给秦珏看一看。你和我没有共同语言,你猜你儿子会不会和我有共同语言啊?”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公主挑着眉,“收拾不了你,我还收拾不了你儿子吗?除非秦景你每天在家里看着我,你能么?你能么?!你能么……喂!”

改因她叫得太欠,嘴被秦景捂上了。

秦景无奈地看着怀里的宝贝公主,他当然不可能天天坐在家里看着妻子了。妻子胡作非为起来,他想想都头疼。

他的妻子,还真可能给他教出一个整日思,淫的儿子来。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流着口水眼冒绿光、天天偷偷看淫,书,秦景就不寒而栗。

所以为了儿子的身心健康考虑,秦景屈服,接受公主的意见,送儿子去外面读书。

公主得意翘嘴角:看,秦景根本斗不过她!

秦景面无表情把她从自己身上扒下去,“我要去书房睡一个月。”

“……!”公主震惊地看着他:他的意思是,一个月晚上不陪自己睡?那、那她把秦珏弄走,是图什么啊?

“侍卫大人我错了,你不要这么残忍呜呜呜……”公主能屈能伸,立刻开始装可怜。

秦小公子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只觉得娘近日看着他的目光十足愁怨,让他莫名其妙。他去向爹请教,爹淡声,“别理她。”

秦珏似懂非懂地去上学了。

秦景看着秦珏离开,也是松一口气。

他对妻子和儿子之间的事,一直很为难。

当秦珏刚出生时,公主还很欢喜,整日抱着儿子不撒手。但自有一次,公主出趟门回来,发现秦景在哄小婴儿睡觉,那种温柔的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公主自此就开始醋了,对儿子生了警惕心。

公主坚称秦景对儿子太好,不再疼她了,她都从没见过他对自己露出那么温柔的笑!

秦景抑郁:他怎么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笑的?

公主从此就开始了和儿子争秦景的生活。

她对儿子放任自流,秦景又怎么可能也不管?但他每多上心一分,公主就醋一分。到后来,公主把自己弄得很是苦大仇深。

秦景试图让她理解自己不是不疼她。

公主看着他,“我和你儿子同时掉下水,你救哪个?”

“……”秦景如吞苍蝇,无语相对。

公主哼,“你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就不要指望我改变态度!”

秦景又试图唤起公主和秦珏之间的母子之情,不是常说母子间有心灵感应吗?

公主感应了,她感应的结论就是——“秦景,他长得好像你啊。眉毛像,嘴巴也像……皮肤软软的,真好玩儿。”

公主没等秦景欣慰,又严肃与他相望,“你说他长大后,性格像你还是像我?”

“呃。”

“如果像我,这孩子还是送人吧。”公主面有嫌弃之意。

秦景还能说什么呢?

其实自公主提出这个话题,秦景也有心惊胆战之意。他还真怕儿子性情和公主一样……那么作。

他一个人,真的能应付得了两个矫情的人吗?这两个要是争起来的话,他该帮谁?

索性秦珏性情很好,综合来说比较像他。所以也如他一样,总是被公主换着法子逗着玩。

公主老玩自己的儿子,反衬秦景对儿子的和颜悦色,秦小公子就更和爹亲一些,于是公主更加吃味。

这就是个无解的问题。

好在秦珏现在被公主送去读书了,让秦景不再总担心他和公主。

但秦景小看了儿子,也小看了公主。

秦珏自小就被爹教育,要疼娘。说娘身体不好,又是他们家唯一的女子,他们作为男人,要多包容娘。

秦小公子虽然总被娘玩,但也知道娘不带恶意,娘就是特别在乎爹而已。况且娘那么漂亮,作起来又特可怜,秦小公子是个厚道的孩子,挺喜欢自己的娘的。

再加上太学院有好多和他一般的皇家子孙,小朋友们能很快玩到一处,秦小公子就散了对娘的那点儿怨怼。

秦小公子下学后,还专门去为娘订了她最喜欢的糕点,害得他回到家门时,天都黑了。

秦小公子先被抱去跟公主请安,隔着一道帘子,他眼尖地发现公主心不在焉。等他被奶嬷嬷抱走,洗漱完毕后,重新来见娘,把糕点带给娘。

秦珏进屋,发现公主连灯都没有点,一头秀发垂下,带着刚洗浴后的湿气。她手托腮,坐在窗口发呆,儿子进来,把糕点摆到她面前,她也才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多谢你了”。

“娘跟我不用这么客气。”秦珏脸红。

公主瞥他一眼:这孩子跟他爹一样皮薄。

她又继续发呆。

秦珏坐在她身旁,小心翼翼问,“娘,你怎么了?谁让你生气了?”

“你说呢?”

秦珏想了下,自己这么乖,一整天没见娘,不可能是自己惹娘生气。那就是爹了?

他微惊乱:爹居然有惹娘不高兴的时候?

“我爹怎么了?”

公主掩面,“他走了。”

“啊?”

“傻孩子,”公主一把将儿子搂入怀中,秦小公子还没有体会到娘突然的温柔,就被娘接下来的话给闪得如图晴天霹雳,“他要休妻,不要我了。”

“啊?!”

“秦珏,”公主伤心的泪滴在他玉白的小脸上,“如果娘和爹分开了,你是跟你爹,还是跟娘呢?”

“我、我……”可怜秦珏才五岁,就被询问这么高难度的问题,他呆呆的,只觉得心里皱成一团,极痛极痛。

“我知道我素日不疼你,你和你爹好……那你们就走吧,只留我一个人孤独终老……”

“娘!”

大小一对抱在一起哭得伤心。

外面的侍女们听到哭声,极为心急,但碍于公主的威严,也没人敢闯进去询问。大家等啊等,等唯一的救星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