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第四回

5个月前 作者:晓谕生

【第四回】绛珠子稚龄掌家事·真龙君少年入秋闱

堪堪又是几月过去。是年科试中瑧玉取了廪生,入了府学,拜在陈宗师门下,起字叫是“胤之”。因明年便是乡试之年,贾敏便令他不必每日前来问安,专一用功,其吃用等物皆亲为照管。黛玉那时已有五岁,先前所觅得的先生因年纪老迈,已于月前辞馆,尚未请新的来,便每日在贾敏身旁学些女红针黹等事,读书或有不明之处,便问贾敏,或是拿着书本去寻瑧玉。这瑧玉本是最用功不过的,读书时等闲无人敢扰,偏对黛玉宠爱异常,无论何时见他来自己院里,定要丢了手边功课,或同黛玉讲书,或兄妹二人顽笑。贾敏恐黛玉误了瑧玉攻书,每每嗔他不许去烦扰哥哥;偏二人好得异样,黛玉但凡得了甚么希奇之物,定要留着与他兄长,更时时去他院中顽,两人在房中一说便是半日。贾敏无法,又见瑧玉并未因此耽误功课,只得罢了。瑧玉因想起宝玉胡诌为黛玉起字之事,只觉“颦颦”二字大有不吉之意,暗道莫如先给妹妹把这字定下来,恰黛玉如今跟着他读书,便回了贾敏。贾敏原不忍扫瑧玉之兴,想黛玉年纪虽幼,然现时无甚讲究,女儿家未至及笄便起字的也甚多,故允了他所求,由他为黛玉起字“胤然”,重他一个“胤”字。林海闻听也不甚在意,况此字原是子孙延绵之意,便由他去了。

转眼便到了七月,眼见乡试日期将近,贾敏便吩咐家人为瑧玉打叠东西,以备科考。恰前日贾敏偶感风寒,已是卧床了五六日,如今强打精神起来看着丫鬟为瑧玉收拾,渐觉气力不支。瑧玉因劝他往房中歇息,只是贾敏究竟放心不下,便招了黛玉来,令他看着丫鬟们收拾:“我曾听你父亲说,这考试最是累人的。一考便是三场,每场要考整整一日,还需提前一天入号房,连吃饭睡觉都要在里面。别的尚可,若饿坏了可怎么好?这药材我已是打点好了,你且看着丫头们,这干粮务要收拾齐备,——我听说里面并无床铺,这被褥也要厚实些的,好少令你哥哥吃些苦头。”黛玉点头一一应了。

瑧玉见他二人一派正色,不由好笑道:“母亲不必慌张,妹妹也不必着急。你们且想:如今正是七月,我却要八月初八才下场;任凭准备了多少干粮,到时也吃不得了。再有这被褥,如今天气尚且炎热,若真个准备得厚厚的,只怕我还未考,先就中了暑气,到时不免一头栽倒,那才真是‘苦也’。”贾敏听他说得有理,失笑道:“我的儿,是我糊涂了,只怕你饿着冻着。”黛玉在一旁便道:“母亲何必着急,我心下已有计较了。”贾敏奇道:“你小小孩子,有甚么计较?且说出来我听听。”

黛玉道:“这干粮是不消准备的。咱们只嘱咐跟哥哥的小厮,令他在下场前去买些烧饼点心之类,专选这好克化的,教哥哥带着进场;这被褥我也想了,年上母亲给了我一床蚕丝絮的被子,又轻又软,我还好好儿的收着没用过呢,如今拿来给哥哥。垫着的不消说,自是要厚实的,从家里选一床新的来;哥哥怕热,再拿一领湘妃竹簟带上,——这倒是不用新的,还是哥哥平日用的方好。这八月中尚有蚊虫,咱们着人比着那号房做一顶帐子来,再有哥哥随身带的香囊,也过得去了;我听妈说这考试是隔两日一场的,中间便有一天得出场外,令小厮在客店里备好热水,出场便直奔客店沐浴,再饱饱吃上一顿,倒头便睡,养足了精神好去下一场的。”

贾敏听得又惊又笑,搂着他道:“我的儿,果然好计较。只可惜你是个女儿,不然同你哥哥一道下场,有多少考不中的。”瑧玉也大奇,心道这绛珠仙子果然名不虚传,心思细密,事事想得周到;那书中只道他会使小性儿,竟无一人见他这般妥帖之处。只听黛玉又得意道:“只怕小厮们笨,记不得这许多事体,莫如我扮成小厮,随哥哥去赶考,岂不比小子们妥帖得多?”不由笑道:“前面还在理,越说越不像了。你只同母亲在家住着,等我考中回来,给你带好东西。”黛玉红了脸,伏在贾敏怀中只是笑。贾敏见女儿说得头头是道,也便放手让他做主为瑧玉打点。如是到了临考之时,瑧玉带了两个小厮,自登车赴考去了。

至瑧玉返家之日,贾敏早早便带人在二门处候着,一见瑧玉便搂在怀里,直说瘦了,不免又滴下泪来。黛玉在一旁劝道:“这院里风大,母亲仔细冒了风,咱们却进屋去说岂不是好?也教哥哥歇息歇息。”贾敏忙道:“可是呢,一见你哥哥,甚么都糊涂了,他走了这半日,定是累的,快进去罢。”瑧玉便扶着贾敏往屋里去,一面回头向黛玉一笑。黛玉知道哥哥这是赞自己之意,也笑了,吩咐家人将瑧玉的东西抬进去,便往正房去讫。

瑧玉正同贾敏说笑,见黛玉进来,笑道:“管家姑奶奶来了!”黛玉脸上一红,啐道:“那里有这样的人,一回家便说嘴,教妈打了你出去。”贾敏拉黛玉于自己身畔坐了,笑道:“你哥哥不过同你顽笑,瞧你这般小家子气。令人传膳了不曾?”黛玉笑道:“听小厮报说今日到家,我早吩咐下预备着了。今儿做了哥哥平日爱吃的冬笋老鸭汤,再有几色利口小菜,煮几碗上进的银丝面,今日晚了,先胡乱用些,明日令他们好生治席同哥哥接风。恰咱们这园子里菊花开得好,就摆在园里亭子上,有下面庄子送上来的螃蟹,已着人在大缸里养着了,明儿咱们赏菊吃蟹,岂不是好?”

瑧玉听他一气说完,笑道:“嗳哟哟,如今我可不敢惹妹妹了。眼瞧着妹妹竟成了这府里的当家人,你哥哥方才言语唐突,好歹别同我一般见识,不然今后想讨口茶都没了。”说着便起身一揖到地。黛玉忙躲开,嗔道:“给我带的好东西呢?我巴巴儿张罗了半日,这一个揖且打发不了我呢。”贾敏笑道:“你哥哥自然备下许多好物事给你,连我都没给看呢,早连箱子抬到你屋里去了,待回去看罢。”一时有传饭的婆子来报说晚膳已备好了,便在花厅安席。

瑧玉看了黛玉这一番行止,心下暗想:原来这绛珠仙子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这一气吩咐下来桩桩件件俱各分明,恍惚竟有了几分府里当家人的模样,浑不似原书中那病怏怏一盏美人灯。又见黛玉如今精神爽朗,神采飞扬,并不一味伤春悲秋,更觉自己往日之功不曾白费;照现时看来,虽不指望黛玉日后能为自己助力,至少不必分心照顾,倒是自己来此处的第一件喜事,面上不免稍有得色。贾敏看他脸上带笑,只道他考得不错,心下也甚喜,见丫鬟摆了饭上来,便向瑧玉道:“你快尝尝这鸭子汤。前些日子庄子送来的冬笋,你妹妹拣了好的都给留下了,专等你回来吃,连我们都不曾吃着。”瑧玉知他顽笑,也笑道:“这可折煞儿子了。定是母亲疼我,才许妹妹留了好的下来,不然他焉敢如此。”黛玉笑道:“正是这话。哥哥且不必谢我,倒是谢母亲才是。”瑧玉一行笑,一行揭了面前盖盅,只闻得香气扑鼻,忙取调羹舀了一勺放到口中。贾敏同黛玉都笑了。一时饭毕,婆子们撤下碗盘去,娘儿三个坐着说笑。不时便有小厮隔门报说林海回来了,贾敏忙携了儿女出去,父子二人不免寒暄几句,因见天色已晚,便命他兄妹二人回房去了。

黛玉到得房中,只见偌大一个箱子在当地,唬了一跳道:“那里来的这个?”紫鹃道:“大爷令人送来的,说是给姑娘带的顽意儿,叫姑娘自看,我们还不曾打开哩。”黛玉闻言,便令紫鹃雪雁开了箱子,只见里面包裹整齐,却是厚厚一叠澄心堂纸,连同各色花笺,珊瑚、槟榔、蝉羽、云母等等,不一而足。又有大小湖笔一盒,李廷珪墨两块,另有各色布料同新巧顽意儿,满满摆了一地。黛玉心下甚喜,忙令雪雁去同瑧玉道谢,翌日又亲去谢过,不在话下。

【注:1瑧玉当时大约是十岁(虚岁),古代对考生的年龄没有特别的限制,历史上也有十岁中举者,故瑧玉在这个年龄考取举人功名完全可能,释“瑧玉当时年纪太小,如何中举”之疑。

2古时男子二十取字,女子十五及笄取字,但《红楼梦》原书中薛蟠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有表字(文起或文龙),黛玉刚入府宝玉就起字“颦颦”,因此瑧玉入了府学之后起字也是符合原著设定的。

捎带着说下瑧玉和黛玉表字的脑洞。胤有延续的意思,之和然都是虚字,个人感觉“胤之”的意思是“从这里就开始绵延下去”,“胤然”大约就是“就这样一直绵延下去”,两人起的字有承接关系,瑧玉起始黛玉延续这样……不过仅仅是我个人感觉啦xd后面有时候会用然卿代指黛玉,不过不太多,看到了知道是说黛玉就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