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邪徐凌雪

番外 来生再见回眸四

2小时前 作者:妖怪鸩

“我确实是叫解昭,可是我却也不是解昭,又或者该说,我不是你的解昭。”

“即便你不承认你是,可我知道,你是我的小昭。”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反驳。”解昭耸了耸肩,面上露出了无法继续谈论下去的无奈之色。

“你不相信。”楼鸾笃定看着解昭,他一时间有些茫然,即便是神明也有无法掌握的东西,比如人心,比如爱。

“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间会有爱。”

“为何?”

“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强迫你。”

楼鸾说完这句话,他轻轻的在解昭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略带凉意的吻落在额头上,传来一阵湿湿软软的触感,随后,解昭面前的画面开始分崩瓦解,很快眼前的那些幻象变浅变浅变浅,而后消失不见。

身体传来下坠感,而后解昭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挂在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时间显示是九点十分。

“是梦么?”揉着额头,解昭忍不住轻声嘀咕。若是说是梦,也太过真是,若是说是真实发生的,她又不相信,撇了撇嘴,解昭决定不去理会。

璀璨的夜幕之下,楼鸾的身影悄然的出现在解昭看不见的地方,他那双漆黑的双眼中带着无尽的深情。

道法万千,他参悟的透,生死天命,他看的开,唯有一个情字,他从最开始的不懂到如今的牵绕于魂,至今也不曾完全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情?解昭因为一个约定守护了慕容瑶的转世很久很久,甚至执念入魔,情至情至性;琉越为了白雨非(白若水)逆改天命,从此不容于天地三界六道,不老不死每日受万蚁噬心之痛,却也从未后悔;白宸羽痛失挚爱,性情大变,至天下责任于不顾,只愿再次见到情之所钟之人;青姬为爱选择委曲求全,甚至违背鲛人一族的原则,一生一世一双人,甘心为妾;北冥桥明知心中所爱之人已经变心仍旧是选择遮住双眼蒙住双耳,直到亲眼所见才痛下决定,决绝的忘情;莫璃明知所作所为会让她近乎千年的修行毁于一旦仍旧铤而走险;锦瑟,解晏,傅狩之,之间爱恨纠葛,最后却终究只是化为叹息。

情之所钟,身不由己。

这一点,在他心乱的那一刻才懂。但直到失去解昭的时候才明白那种痛彻心扉,刻骨相思究竟是如何让人彻夜难眠。

午夜梦回,恋人的体温和触觉在掌心回荡着,可是佳人已经不在,能够握在手中的只有那把曾经恋人手中握着的霖风刀,而那把刀,曾经属于他,属于过去的他,每当看到那把霖风,他都会想起身为慕容瑶的他曾经经历过什么。

他的命格本该是注定一生孤寂,寡亲缘,而后无论如何他最后都会踏上修行之路,成神。这是天道给他的命运。

所以,慕容瑶亲眼目睹了慕容一族的灭门,随后和兄长慕容瑾在逃难中失散,而后被解正筠带回漠北成为暗卫,百人存一,曾经的挚友和伙伴最终拔刀相向;所以在成婚那天城破,只是他那个时候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解昭会入魔。

他清楚的记得每一世,没有解昭的那些转世,他即便子孙满堂,位极人臣,即便妻妾成群,富甲一方,他的内心都缺失了什么,虽然不过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有感而发,曾经也以为那是对于得到的太多而茫然的情愫,可后来他知道了,那不是。

只因为没有遇到那个人。

在成神以后,他才知道,原来,每一世他都和解昭擦肩而过。有时候会有交集,有时候只是匆匆一瞥,甚至他们曾经作为飞鸟和游鱼在海天交接的时候偶遇,而后又各自前行。

当午夜时分,万家灯火被熄灭,城市陷入了沉睡,楼鸾出现在了解昭的床前。注视着解昭的睡颜,他忍不住伸出了手,轻轻抚摸着曾经无数次耳鬓厮磨的妻子的脸颊。

“小昭,你何时才会记起我?”

回应他的是解昭觉得脸上有东西而翻了个身,睡梦中的解昭手紧紧的抓住了楼鸾那只抚摸着解昭脸颊的手。露出了一个苦笑,楼鸾想要抽出手,但是却并没有成功。

“任何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深爱着并且许久未见的妻子都会忍不住做些什么的。”楼鸾任由解昭抓着他的手,俯下身,在解昭的额头上轻轻落下轻吻。

“不过,我决定还是等你全部想起来的时候再跟你算这笔帐。否则,这对你并不公平。”

第二日,在解昭醒来之前,楼鸾离开了。

当楼鸾离开没多久以后,解昭幽幽转醒,她舒展着身子,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美梦,梦中梦见了什么她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记得梦中有一双手让她觉得十分的安心,随后解昭嘲讽的笑了。

她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也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童话,更不会有什么魔法,对于爱情也不再抱有希望了。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解昭走进洗漱间,对着镜子笑了笑。

“加油,解昭。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太阳带着耀眼的光照进落地窗内,给家具都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暖暖的,楼下吵杂的叫卖声传入耳中,解昭换上了制服,最后在镜子前确认,而后拿起制服包,走出门。

今天也要加油啊,小昭。

在解昭看不见的地方,楼鸾依旧在注视着她,这一次,楼鸾的身旁站着陆雨辰,又或者该叫他琉越。昔年白色的长发如今被剪短并且用染料染成漆黑的墨色,宽大的白色道袍也被白衬衫和西裤所代替,天人之姿被幻术所笼罩,只有白若水能看见。

看着解昭离去的身影,琉越浅浅的笑了。“怎么,还没让她记起?”

沉默了一下,楼鸾轻声的回答了一个字。“嗯。”

“要我说,你就不要那么矜持,像我这样多好,即便雨非不记得我了,可我还是知道,那个人是她,并且还爱着我,这样就够了,那些沉重的过往由我背负。”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三个月后

解昭看着手机上难得出现在号码,沉默了许久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什么事情?母亲。”

“小昭,我给你安排了一门相亲,在XX咖啡厅,时间定在了三天后。”

解昭沉默了一下,平复了自己想要发怒的心,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母亲,您几年不给我打电话,现在打来只为了说这个?”

“小昭,有些事情你还小,我便没有说。现在你长大了,那我即便是说了你也有自己的判断了。有时候,哪怕是刻入骨髓,惊天动地的爱情也并不一定能天长地久,并非是不爱,而是因为很多事情。七天后我会回去,到时候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好,我知道了,相亲我会去的,你也别忘了你的承诺。”

解昭说完,她挂了电话,把自己埋进了被子中。

——————————

三天后。

解昭看着面前坐着的男人,她忍不住睁大了双眼。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你——”

“你好,我可以叫你小昭么?我叫楼惜朝,我想我喜欢你,不,我爱你,不知你是否愿意和我共度一生。”

沉默,沉默。沉默。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解昭开口了。

“只要你能做到我说的要求的话,我想我愿意。”

“请说。”

“我要一个绝对不背叛的诺言。”

“如果这能让你安心的话,那我便发誓。”楼鸾举起手。

“我,楼惜朝在此立誓,以天道为证,漫天诸神为见,这一生,不,生生世世,绝不背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违誓言,神魂俱灭。”

楼鸾的誓言发下以后,万里晴空之上打起了紫色的闷雷,解昭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雷,脑中忽然浮现了一些画面,这个瞬间,她的眼泪忽然止不住的流淌而下。

张开嘴,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发声,直到过了许久,情绪平复了一些以后,她才找回了声音。她用略带嘶哑的声音说出了男人的名字。

“楼鸾……是你,你来了……我……”

“对,是我,小昭。”

“我曾经说过,这一次,我不会放开你的手,无论是谁都不能。对不起,我来迟了。”

“不,一点都不晚,我好开心。终于等到你了。”

这一天,伴随着夕阳西下,楼鸾牵着解昭的手在街上缓缓漫步了许久。他们的影子被拉的悠长,这对恋人,终于在千年以后,再一次的见面了。

这一世,没有战争,没有灭世,没有无可奈何,也没有沉重的宿命,他们只是这大千世界中普普通通的一对恋人。

——————————————————

番外来生再见回眸?如果

“呐,鸾,我刚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如果,当年白和帝娶了鹤姨,没有觉醒铃星命格,如果我的父母不曾死于灭世的阴谋,如果你不曾家破人亡兄弟离散,也没有来桑榆镇接我,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采桑女,我们还会相遇么?”

“不知道。不过,若是白和帝娶了解飞鹤,那么,我便不会家破人亡,你的父母也不会死去,但是,你仍然还会被解将军接回漠北,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如果当年我不曾家破人亡兄弟离散,应当会成为尘世中的一个普通人,或是读书,或是习武,最终走入朝堂。那时白和帝也许仍旧是明君,也许我们会在赏花游园的时候见到彼此,惊鸿一瞥,而后情愫暗生。我们会成亲,而后子孙满堂,最终牵着彼此的手含笑九泉。”

“但也许,我们一生都不会相见,对么,鸾。”

“可是,没有如果,白和帝钟情解飞鹤求而不得,铃星灭世的命格,家破人亡,桑榆镇的初见,而后数年的朝夕相对,我,钟情于你,曾经无关风月,只因你是我的救赎。”

虔诚的在解昭的额头落下轻吻,楼鸾眼中一直以来的寒雾尽数化去。

——————————————————

番外暮雨

身为天师,便是通晓天地之人,而这个世间,能够窥测天机的人寥寥无几,伽蓝寺的了空大师是一个,缥缈山的掌门镜云是一个,而他琉越也是。

天地万物,生死轮回,一切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而正因为此,他永远都是那副淡漠的神色看着世人。犹如在看着蝼蚁碌碌而为。直到他遇到了白若水,虽然她总是自称是雨非,可是雨非雨非,便是一个霏,霏霏暮雨,上善若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当发现情根深种便已经来不及脱身,也挣脱不开情网,所以他逆天而行,以魂祭天,硬生生的以肉身篡改了天命,虽然代价是他的灵魂从此被斥于三界六道之外,每日都忍受着非人的痛楚,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灵魂湮灭。

但是,他不悔。

情之所钟,身不由己。

因为爱着什么人,所有心甘情愿,所以想要和情人在一起,所以想要心上人活的一世长安,所以妄念痴生。

故此,失了方寸,乱了心弦。

哪怕这是一条不归路。

曾经暗自嘲笑过,不解过,为何会有人身陷情网,不自知,质疑过,为什么明知有缘无分仍要强求,可最终,在那个身影倒下的瞬间,所有的理智和清明都抛诸脑后了。

原来,他终究还是凡人,不是神明。

心还是会为了什么人而跳动。

这一生,直到灵魂湮灭,我都会陪着你。即便是灵魂湮灭也要化作星辰守护你。

——————————————————

番外解晏

解晏一生中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那一日,他对锦瑟坐下的恶行。

他身为漠北解家的最后一缕分枝,自幼便谨记着一句话,想要的东西便要去争取,否则便是懦弱的表现,一直以来,他都这样要求自己。

权势,想要,用力量夺取。

金钱,想要,用权势去换。

美人,想要,直接强取豪夺。

所以,那一天,见到锦瑟的时候,他丝毫没有犹豫,他就这样带走了锦瑟,杀了那个一直阻碍着他的侍女。

而后,锦瑟成了他的女人,但却终究对他虚伪以蛇,那笑容假的让他不知说什么好,再后来,锦瑟杀了他,看着那个曾经天真的女人轻轻的靠在副将的怀里笑的一脸愉悦,解晏一时间茫然了。

他错了么?

他只是想让这个女人再次露出笑容罢了。

果然,他是错了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他死了,而后以为一切都将终结的他来到了地府,因为生前杀戮太深,他无法轮回转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索命无常,再后来,他又见到了锦瑟,和他一样,同样背负着杀戮与执念的锦瑟也同样无法转世轮回,渐渐的,又是数年,他成了阎王,他和锦瑟之间,既不是情人又不是仇敌。

明明他隐隐约约察觉的到锦瑟似乎不再厌恶他,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踏出那一步。

但是一切皆有因果,眼看着坐下的功德已满,解晏的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成为冥王,二是轮回。

这一刻,一直杀伐果断的他犹豫了。但是,心中其实却也早已有了决断。

一个人坐在诺大的阎王殿中,解晏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心。

这一切是该终结了。

三日后,他选出了新的接班人,一个人走到了轮回之门前,向孟婆讨要了一碗不曾兑水的孟婆汤。

就在即将饮下忘川水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等等,解晏。”

转过头,解晏看见了锦瑟。

“你来做什么?”

这一刻,解晏听见了自己冷漠的声音。

“我要投胎转世,不过在那之前,我有话要对你说。”

锦瑟似乎是预料到解晏并不会说什么,她深呼吸,继续开口到“我……我一直没有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对于我所做的选择,我从没后悔过,但是在人世间游荡的那些年,最后在选择复仇还是轮回的时候,我发现,我还爱着傅狩之,选择放弃复仇,我……那一刻,也放弃了去爱傅狩之,我不是不知道你曾经对我心意……只是……嘛……总而言之,我觉得我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听着锦瑟的话,解晏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而后他又想孟婆讨要了一碗忘川水,递给了锦瑟。

下一世,希望我们相遇的时间刚刚好,不要太早,也不要太晚。

——————

碎碎念

番外写完了,正文+番外彻底完结,虽然依旧没什么人看,但是还是谢谢能坚持看完这篇文的人,毕竟作者我逻辑死,文笔差。下一篇文是芳华本纪,一篇百合文。一个关于女人的成长的故事,不过具体发在哪……嘛……

关于这篇文要说的很多,但也又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从何下笔来说。

关于女主,解昭,她的定义是执念太深,为爱成魔。

男主的话大概是一本正经的死面瘫,但是心中,眼中却有很多的情愫在其中,嗯,比较内敛。

关于出现的男男女女的那些为爱痴狂的人都是人的一个片面。

傅狩之的犹豫不决,锦瑟的决绝,解晏的沉默寡言,楼惜衍的守护,莫璃的铤而走险,笙歌的坚持,胭蓉的希望,白芷的嚣张,顾战的转变,芙蕖的等待,画师的执念,白宸羽的疯魔,解飞鹤的隐忍和自卑,解正筠和解夫人的生死相随,百里迟的沉默,练羽的游戏人间,迦若的生无可恋,红袖的陪伴,解墨言的强取豪夺,北冥桥的自欺欺人,桃花的任性倔强,琉越的逆改天命,白雨非的克制。

但愿,我笔下的故事能让你有一丝丝的动容。啊……好吧这个有点难度。

总而言之,山高水长,后会有期,今天也许我还默默无闻,作品不足以打动什么人,也许,多年后,我的文终能打动什么人,让什么人为之动容。

惟愿足以。

关闭